自拍症

在同事的婚宴上,一个身材瘦削、浓妆艳抹的年轻女生坐在斜对面。女生扮美美趁机自拍,人之常情。但这位小姐有两部手机和一台相机。一部手机架在桌上瞄准自己,一部手提自拍,用了手机再用相机,用了相机再用手机。拨头发、摆姿势、换角度,没吃东西的时候都在拍。拍无可拍,再请左边的男伴帮忙,然后又请右边的。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那些独自安静滑手机的人很可爱。

拍了之后她忙修饰照片。自拍已经是生活一部分了,我最近才发现手机都内建了专门处理自拍照片的功能,把皮肤变白变滑、眼睛变大变亮、把脸变瘦等等。

照片太漂亮了,选一张不够,干脆集合几张做Photogrid。编选之后,当然就是把照片上传Facebook、Instagram,然后和身边朋友说,看啊那么快就有十个赞。那餐饭我实在没胃口,我联想起粤语俗语“猪乸戴耳环”,照片怎么改都好,真人在我面前。

我第一次觉得那些分享食物照片的人很可爱。

我并非抗拒自拍,觉得这是很方便的,有了手机可以拍照不求人。在旅游景点,会看到游客把手机架在长柄,方便取角自拍,不必劳烦路人,也不必担心路人拿了手机就逃走。我受不了的是自恋,而且不是安静的自恋,是饥渴的需要众人认同的自恋,哎呀我好美我好美,你们说是吗是吗我好美,我知道一定是我好美我好美。

网络助长对虚浮表象的崇拜,追求即时丶速食的肯定。我嘲笑那个女生之时,难道我不希望我发表的文章有一千人按赞?当然希望,但不同的是,就算没人赞,甚至有人批评,我知道我有内容。

如果我是那女生的朋友,我会在她的照片留言让她抓狂:”光线不太对,看到脸很胖,还有皱纹丶黑眼圈。怎么了,不够睡还是刚分手?”

(仿佛听到那个女生说:就算没人按赞,我也知道我美我很美我最美!)

2014.08.27 刊于星洲新媒体

1 thought on “自拍症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