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抬头族

我这个“朋友”名叫祖儿,花名和许多女生一样,叫“阿莲”。大伙茶聚,她先给食物拍照,然后拍饮料,然后自拍,然后拍大家,然后自拍自己和大家,再拍食物、饮料、自己和大家。大家聊天一半必须停下来,为她摆pose。

拍完以后,话题她有一句没一句的搭,因为忙着修订照片,上传Instagram。过后话题她还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搭,因为每隔几分钟她就得查看电话,看有没有人“赞”她的照片。 有人留言,祖儿就兴奋起来,不管大伙在谈什么,她会打断所有人的话题,现场分享留言。

有一次她开车带路,车子时快时慢,到路口无法决定该左该右,大伙跟得好苦,原来她边开车边用手机,却不是用导航的Waze或Google Navigation(那些东西太复杂了,她说)。她男朋友名叫阿炳,花名阿炳,当时坐在她身边气定神闲,一言不发,在玩游戏。

这两个人约会永远迟到,手机的行事历功能完全没用(那些东西太复杂了,她说),唯一能提醒他们的是朋友愤怒的电话或来讯。我怀疑他们智能手机的智能比他们的智能高。

你身边有多少这样的人?仿佛永远活在状况以外。自己、现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他们漠不关心,一直再注意遥远的别人做了些什么已经过去的事情。神游四海,超然物外,个个都是高僧转世,口头禅是:“你们刚才说什么?”

专注力近乎零,你想他们平常是怎样工作的?开会时就算不能用手机,心里一定也在想,像瘾,什么事都不可能做好。他们无法忍受片刻的沉静,因为沉静下来就发现脑子一片空洞,一片空洞就必须思考,而思考是很费劲的事,不如在网路上、手机里挖来大堆的垃圾资讯填满脑袋,毒品般的解瘾,而白粉友是没有前途的。后来几个朋友都疏远他们,愿意见面的都是同类的“无法抬头族”。

连现在都没有,还会有什么未来。

2014.07.16 刊于星洲新媒体。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