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歌

寂寞是夜深
突然静止的虫鸣
蚊子粘在骤停的微风
树枝卡着犬吠 在浓稠夜影中
凝固 那首恋歌在眼睛底
始终流不出来

虫鸣忽又奏起
路开始流动 落叶浮游若舞
星空推展开来如时间的布匹
不经意掩盖了那首
明明熟悉的歌
久久想不起旋律

 

2014.04 刊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