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Subaru遇上Hello Kitty

因事和某君交换车子开,某君的身份恐不便说,我知道他不介意我透露,但是我所要说的事怕会引起他未婚妻不快,你知道得罪女人的下场,一死了之还算了,烦极不死才折腾。我要说的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问题是男人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女人往往能小事化大、大事化巨,比如某君曾经认为挤牙膏从中间开始没什么大不了。为了保护这位曾经和我关系密切的仁兄,姑隐其名。在男人世界里,能交换车子开,便是弟兄级交情,算够了解此人了。

扭开唱机,就听到很大路的流行歌曲,女歌手唱腔稚嫩,歌词低能,只比《小薇》好一点。然后是一些少男组合,程度就稍高,因为至少有四个男歌手的IQ总和。你很难想象“男人老狗”听这样的歌。我知道他不穿V领衣服,也晓得他听音乐的品味,都是比较小众的非主流,还有摇滚重金属。所以忽然听到这类流行曲,我先是错愕,随即明白,这车子的空间啊老早已不是他一个人的,这些歌曲必然是未来嫂子的品味。

拍拖就是这样。明明女人有车有执照,出入就是要男人接送,即便要男人绕半个城市也在所不惜。女人觉得天经地义,这是风度,风度比经济效益重要。女人开始侵占男人车子的第一步通常是音乐,薄薄一张光碟似乎不占位子,但播放起来便填满空间,侵略男人的耳膜,直击脑门,希望久而久之就变成脑残的奴隶。男人要对女人表达喜欢,最初送的礼物当中必然包括一张装满翻版音乐的光碟,精选自己的心声。如果万幸她喜欢光碟里大部分的歌,她会把光碟带到他的车里。这是个意义非凡的举动,意思是她以后会常常坐他的车,她愿意和乐意,男人应该趁此时开香槟庆祝,因为在她进行第二步侵略以后,也许就笑不出来。

第二步和美国人上月球第一件事雷同:插旗,告诉全世界这地盘是她的。她开始在车里挂饰物,准备卡通小枕头,摆放布娃娃,有多女性化就多女性化,连母狗靠近这辆车都会自动闪开。阳刚的一辆好车,再也开不快了,因为刹车过弯时杂物横飞。好好一辆凶悍的速霸路,现在前有Hello Kitty,车座加了粉红套,头上有蕾丝边纸巾盒。车尾箱里有女人鞋子,当然不止一双,休闲鞋有,高跟鞋有,应付一同出席的不同场合。车内杂物箱锁着,我没想打开,真不愿意在里头找到卫生棉。某君常参加车友聚会,一群男人通常轮流夸耀最近车子改装了什么、马力大了多少,当大伙突然发现某君的车子也“改装”了,便揶揄一番,他却露出甜蜜骄傲的笑容。我想,他完了,第三步近了。

第三步和当年白人进驻美洲一样,彻底占领,全面同化。某君不多久果然就结婚了,女人从侵略车子的空间、脑子的空间,到房子的空间。女人成为一人政府的总统,某君从司机、三陪升级为奴隶。大伙吃饭,他要先拉椅子服侍总统先坐,自己才能坐。先夹菜给总统,自己才能吃。总统说G Dragon,他不能说Beyond。国家稳定以后,就进入第四阶段,总统发动战争侵略房子以外的空间,某君不能去酒吧,不能超过时间回家,不能吃快餐零食,要少见我们这些损友。后来总统干脆把那车子卖掉,换一辆非常实用、非常平凡的。渐渐的某君再也没出现在我们的圈子。我们再也不可能交换车子开了,也不再是弟兄。

我常常怀念某君以前的样子,还是觉得他迟早会回来的。历史上那些奴隶后来不都造反、解放了吗?某君何时造反、解放,突然开一辆狂怒的Evo来到我们聚会的酒吧?他会回来,不过我看衰他不是因为造反解放,而是几年后被忽略、放逐,那时女人的重心转到孩子身上,才没空理会这个痴肥掉头发的中年汉,反正随便他开什么战车,也跑不到哪里去了。

 

2014.04.01 刊于星洲日报《星云》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