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这回事

这是《 中文大观园》系列里12篇中的第4篇

最近老友聚会,问及近况,阿大说:我在经营文化事业。我问如何,他说捞偏开赌,赌博是华人文化,他干的就是文化事业。

常常听到有人强调维护中华文化,嗟叹文化事业难做。像《中文大观园》那么努力推广为何?文化是什么东西?与我何干?值得花那么多力气捍卫和弘扬吗?友人曾戏我左手写软件,右手写诗。除了我兴趣的文学,正业一直是电脑,直至最近一只脚踏进了文化事业,开始思考文化这回事。我们听到“捍卫文化”,自然觉得天经地义,甚少怀疑。尤其经营文化事业者,常给人潦倒艺术家的感觉,生活苦哈哈,也不知几分敬佩几分同情。那么让我来搅和一下:赌博是不是华人文化?云顶赌场和万字多多,甚至地下赌盘,算不算文化事业?

不久前某部长说赌博是华人文化,华社高调抗议,当时我也不认同,可是这些年来观察沉淀,十分犹豫,最后我只能摇摇头。什么是文化?这定义很广泛,大凡人群共有的精神和物质活动,可称之文化。也就说,我们用什么语言、怎样生活、吃什么、用什么、如何相处,都是文化一部分。每逄新年朋友打麻将,遇见或梦见异常事物我们翻查“万字百科全书“,看到车祸我们拍下车牌,送礼忌“书“(同理通书变“通胜”),足球天气什么事情都可以打赌,连大选也不放过。还记得盛行一时的“赌神”、“老千”类电影吗?你要不要称之为文化,无所谓,但赌博简直是华人的基因,高调抗议归高调抗议,别人怎么看我们,并非空穴来风。

云顶和多多都是上市公司,账目公开,金额之大历史上久远,一查便知,连地下赌盘在内乘之以三吧,是多么庞大的事业,小出版社经营三百年,还比不上赌业一年的营业额。除了输钱的赌徒,一点不苦。赌业生意兴隆,才不需要谁来捍卫。然而,赌博是不是华人文化?难道这也是文化事业?把什么理论都抛一边,我们心底本能的抗拒:都不是!因为文化是我们希望传承的,是美好的事,你只要想,你希望孩子赌博吗?还是学诗词、书画、武术?想到这里我便释怀,可以斩钉截铁的说,赌博是华人根深蒂固的陋习,不是我们要传承的文化。

要说我从事出版和那位捞偏开赌的老友同样是文化事业,我还真觉得别扭。文化事业的功能在于提供支援文化活动,具有精神层面的影响。赌业提供便利助长恶习,不会丰富人的内涵,不小心超过娱乐的界限,只有沉迷,没有智慧可言。而出版为社会保存智慧,传播内容,为读者提供的不只是物质,还有深厚的精神内容。再看殡葬业,像孝恩和富贵,除了支援逝者之后事,也宏扬孝道,强调思源,除了在墓园处处有这类故事,平常也主办和赞助相关活动。华人殡葬依佛依道自有一套文化系统,经文化提升的殡葬业者服务的不只是实体的后事工作,还有精神层面的教化。经营有方,是商业和文化结合良好的榜样。

如果连赌博是否华人文化,也要犹豫一番,可见许多人对文化的“认知”,包括我自己在内,还是十分粗浅–我们“认”得一些中华文化的符号,却不“知”其所以。比方说“龙的传人”,如果把“龙”换作“笼”字,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意思。“笼”字脱离“小笼包”独立以后,那是“笼子”了,去那里吃饭感觉好像坐牢。这些餐厅想要凸显中国风,以列队的兵马俑作摆设,实在叫我皱眉头。大凡人都“认”得兵马俑是中国的古物,但可“知”道那也是秦始皇的陪葬品啊!餐厅装璜再华丽,也叫人感觉在死人坟墓里用餐,设计者知其一不知其二。可是啊,餐厅依旧高朋满座,所幸大多顾客也是知其一而已。许多华人商店贴出两条字数一样的字幅,以为就是对联了,看过上一期《中文大观园》的读者就知道,没有对仗,没有诗意,根本不是那回事。

过去读过某些小报,设有如同神明开的专栏,报道乩童请神明上身,为信众出“真字”,投注万字多多。印象犹深的是齐天大圣孙悟空附身,乩童突然动静如猴,指点迷津之余,还挥笔写下潦草的数字。这我就抓破头搞不懂,我们应该知道孙悟空是吴承恩笔下《西游记》里的小说人物,是虚构的,如今却成了善信膜拜的神仙,还关心马来西亚华人的横财运,写起阿拉伯数字来?如果大家“知”其出处,何有此迷信?这还不是最搞笑的,大前年在中国山西要发展“孙大圣故里”风景区,仿佛神话人物真的在那里出生,最后耗资千万失败收场,说穿了也不过是肤浅的当权者欲借文化敛财(和“一些”老千乩童的动机一样)。

我还要回答自己一个问题:文化与我何干?文化是身份。已故大马相声之父姚新光先生曾说:“人可以欠缺一点财富,但不可欠缺本身文化,因为文化是民族的灵魂。”那是我们的生活方式,是整体的价值观,如此定义了马来西亚华族。美籍华裔如果从小接受的是西方文化,那么他的灵魂并不属于中华。中华文化的内涵之深厚,毋庸置疑,经典的智慧历久弥新。我很喜欢史提芬高维的畅销书《与成功有约》(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还有拿破仑希尔的《思考致富》(Think and Grow Rich)。可是略一深思,无一不是中华经典里找到的智慧,比如拿破仑希尔说的“黄金原则”,就是孔子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学习中华文化,四书五经、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等等,都是取之不尽的丰富养分。

你觉得这和你的生活遥远吗?一点也不。像侍奉父母友爱兄弟的伦理关系,我们自小就吸收了一套东方的价值观。我的美国朋友对他的父母是直呼其名的,我们当然不会。你华人新年放爆竹,说不说年兽的故事?中秋赏月时,会不会想起后羿射日、嫦娥奔月?我们都是生命的过客,匆匆数十年,文化和历史像一条长河,我们在这一段有限的生命里,浸在先辈流传下来的智慧活水当中,我们所累积的点滴也会流传下去,浩茫人生有所归属,方可不孤单。

中华文化会比其他优秀吗?不一定,但那是最贴近我们的,因为我们是华族。身在马来西亚不可能生活在韩国日本的文化。然而,强势的文化会跨地域、跨种族影响其他文化,这就是为什么文化需要维护,这也不是中华文化面对的问题,马来文化、印度文化等同样面对。美国电影把其英雄文化的价值观输送全球,当钢铁人侵略阿富汗领空,你不会考虑到他有什么不对。韩剧日剧流行,还有风行已久的日本漫画,都是文化输出。学习其他民族的文化可以开阔视野,但若崇外而忘本,那就是像是自己家财万贯而不自知,甘愿到别人的路边乞讨,可悲却不可怜。

系列文章<< 成语这回事大闹西游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