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言

20090612211933944818李龙发在一个月前是亿万富翁,现在他负债亿万。半生奋斗,忽然一无所有,他相信是因为老婆莉娜和对手袁世仁串通,误导他过度投资采不到油的油田。不用说莉娜也一直在和袁世仁睡。而且那个吸毒的儿子李利龙原来一早听闻,却一直没告诉父亲。

李龙发恨,要以死报复。他连自杀也一贯的高调,寻死前两小时通知各大报馆、国际电视台。在大厦天台上,几十位记者、十多个镜头包围着李龙发,记录他最后的新闻发布。

“今天找来你们,是要你们看着我死!不要靠过来,不要阻止我!我要读我的遗书。”他拳头紧握,遗书皱成一团。

老婆是妓女贱货,儿子是废材,袁世仁是魔鬼。李龙发大嚷:“我下到十八层地狱,叫阎罗王开第十九层好好招呼这几个贱人!你们通通不得好死啊!”之后纵身一跃,那些恶毒的话成了他的遗言。

人说临死之前,一生的片段会在眼前闪过,像快镜头的电影。其实不是,首先是不甘和愤恨,然后惊怖完全侵占脑子,李龙发只能大叫平常骂的粗口。于是最后的遗言变成一句粗口。

他的跌势骤减,原来大厦外墙的巨型广告牌,边缘的架子有垂直排列突出的枝条,刚好勾到他的大衣。一条断了,下一条又把他勾着。

他不想死了。他不要死了。在这里划上句点,他的故事岂不以失败告终?而他其实也还没弄清楚,身家亿万,何以众叛亲离?自己向来目光独到,何以轻易被骗?

他最后一次和莉娜说话是什么时候了?“我想该谈谈我们的事。”莉娜电话里的声音微弱,轻易被夜总会的声浪淹没。他提高嗓门:“很吵,听不到。没空,在应酬!”挂断电话,他又搂着身边的女人,和朋友高谈阔论。

枝条断了,下一条又把他勾着。

最近有几次利龙敲他书房的门,他一看见儿子就不快,劈头一句:“又要钱啊?”儿子满是怨怼的眼神更让他光火,又骂了几句粗口。“没事了。”李利龙无奈的走开。

他们究竟想说什么?

那油田的研究报告,下属都汇报说即便蕴含量真的丰富,开采也很困难。他一意孤行,说天底下没有他做不到的事。

跌势止住。他大哭了起来,也许是惊吓过度,也许是遗憾。他正慢动作趋向死亡,后悔也来不及。他大声喊:“我原谅你们了!”他对那些好奇冒险探头出来观看的人喊:“告诉他们,我原谅他们了!”说罢他就继续往下掉,眼前一黑。原谅是他的遗言。

醒来时意识模糊,仿佛莉娜和李利龙都在,他也不知自己生死如何,喃喃的说:“原谅我。”

但那不是遗言,李龙发后来康复。他还是和莉娜离婚了,不是怨恨,而是成全。他帮助孩子戒毒,修复关系。后来寻访专家,油田果然还是开采成功,天底下没有他做不到的事。

他离世的时候,留下最后的文字,是他畅销的自传,关于忏悔和进取,收益都捐助防自杀辅导等慈善机构。

遗言

如果来得及 让我在你耳边
轻轻呵气 说最后的一句话
还是一个

不会是

那是你该早就了然的事
沿途种下的花圃和大树
和风细雨写下的乐谱
都说得很清楚

我现在就开始设想了
如果来得及躺在你怀里
你把耳朵凑近咀边时
我还能留下什么
礼物
哼唱一阕歌
说一句祝福还是一句诗
届时你必然已经拥有
太多太多

如果能够 我唸一句咒语吧
叫你忘记难过
只让那始终未说的
暖在心头
偶尔想我
你知道
在哪里找到我的

 

2013.11刊于东方日报,连载情诗集《香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