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狂

这是《 诗小说》系列里12篇中的第7篇

有一天,一个人突然来到这国度,他身上披着鲜艳的颜色,大家觉得十分突兀,他却显得更惊奇。几个人小心翼翼的趋近,阿心指着他身上的东西,问道: “你好,你身上的是什么? ”

那人四处张望,后来努力的看着阿心的脸,结结巴巴的说: “这 …这是衣服。 ”

“什么是衣服? ”

他想了一阵子:“遮蔽身体的。 ”

“为什么? ”

他苦思片刻,又说:“礼貌吧?保护身体。 ”他看了看阿心的胸部,又再盯着她的眼睛。 “在我的国家,人们都穿衣服,不穿是违法的。 ”

大家啧啧称奇,招待客人去见长老。客人名叫阿涂,迷路来到这里。他要回去的地方大家都没听过,暂时招待他住下。

“把你的那个什么衣服拿掉吧! ”长老说。

阿涂腼腆的说:”不不!就这样比较舒服。 “

后来阿涂的衣服越来越脏,四处找材料做衣服,纸张、叶子、树皮,什么都试。他觉得大家对他有种同情的客气,像对待残障者一样,仿佛他对衣服的眷恋是一种精神病。阿涂发现除了长老是领袖,这里的人似乎都不分彼此,纵有贫富,却没有阶级,大家相处重视的是内涵和个性。

阿涂喜欢上阿心,最初却是因为她的裸体。阿涂不知道如何表现自己,就编了一串花环给阿心,她披在身上觉得很好看,四处炫耀,后来阿心和阿涂成了情侣。原以为是小玩意,女人却越来越投入,开始学着制作饰物。

她们比较谁的花环好看。阿心被比下去,吵着阿涂做更漂亮的,毕竟他是饰物的始祖。阿涂心中窃喜,阿心是他的女人,实在不愿意别的男人看她,於是,阿涂趁机"发明"了胸罩和短裤。因为新奇,大家又再次对阿心投以羡慕的目光。其他人开始跟风,渐渐做出更多不同的设计,渐渐的连男人也穿戴衣物了。

长老走在街上看见花花绿绿的人们,大发雷霆: “你们知不知道羞耻?成何体统?"他走向阿心,一手把她的胸罩扯下,不料阿心尖叫一声,双手护胸,眼泪直流,不愿意别人看见她的身体。身旁的阿涂大怒,一把推开长老,长老跌坐地上,居然没谁过去扶他。

后来长老是唯一裸身的人,骄傲的走在大街上,大家的眼光十分异样,有的不屑,有的同情。大家忙于用不同的颜色、设计和饰物标榜自己的身份,掩饰内在的不足,最后大家对长老视而不见,仿佛他是美丽城市里小小的瑕疵,不看就不存在。长老老死以后,渐渐没人记得裸身的年代。

至于阿涂和阿心,后来相处不来频频吵架,也就分开,许久再找不到可以裸身相对的人。

暴露狂

当热血如发线
缓缓退潮
晴天从心底
升过头顶
普照的艳阳
只是只渐渐泄气的气球
漂落远远错过了长长的身影

越来越喜欢脱衣
展现日益松弛的时间
取代情话
裤子也是
且让它垂在椅上
自在的陪着桌灯
无所作为

生活在每个毛孔
都刺了凸字
喜欢在你身旁
书卷般的摊开
读不读 其实随便
偶而轻抚肩膀
一首诗就粘在掌心

以后火化或入土
都难免穿着衣服
趁还能自主
尽可能为你
裸露

2013.11刊于东方日报,连载情诗集《

系列文章<< 圣乐会两个天堂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