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青

image_211oil5b75d我们都是恋物狂,就看多严重。每一段旅程,你不都收集了一堆纪念品?那些劣质的恤衫,那些从来用不上的钥匙圈,在美国买下明知是中国制造的娃娃… 那是一种恐惧,对消失的恐惧,旅程总会结束,结束以后剩下什么?那些虚幻的回忆,像印在沙滩上的足迹,莫说浪潮,莫说风吹,下一群喧嚣的旅客经过,便无意的、残酷的踏碎。

至少,我们还抱着一个中国制造的娃娃,呼吸着那些有毒的工业颜料,证明我们来过。  一段爱情也是旅程。那些交换过的礼物,固执的占据在车厢、床边、案头,给和记忆同样气态的感情固态的形体。这些爱情的肉身,如果感情的灵魂消逝了,剩下的不就都是尸体吗?而它们却历久不腐,僵尸般的呆视着你的作息,仿佛不停的控诉:你变了,我没变,你变了,我没变… 最后你抓狂,把它们都收进箱子,或者烧掉,像完成了一次驱魔仪式。

有的礼物也不是刻意丢弃,像那些木偶和音乐光碟,收着收着,不知道为什么,想找回来看看时,就再也找不回来,似乎在时间里魔法般的溶化了。你也不会故意再为那些逝去的事情翻箱倒櫃,但遗失了反而会刺激你去省思,它们是何时开始消失的呢?怎样消失的呢?开始是一只手指,然后是一只脚,一根根头发,最后是眼睛。音乐也是,一首一首曲目逐一消失,然后是歌词,然后是封套,最后只余电台偶而播放,仿佛为消散的记忆招魂。

只有那万年青存在最久,一直守着当时对万年的期许。一棵有生命的盆栽,你总不忍损毁,所以就让它日夜醒着。万年青生命力顽强,就算偶而忘记浇水,枯掉了一片叶子又轻易再生。就算没有阳光。

我也想把你留住一万年,你一直就在每天的案头,然而无论有形无形,有生命与否,终究抵不过一些无法预测的变卦。某日万年青突然消失,只剩空空的花盆。那是丝毫不浪漫的结局,是老鼠把万年青吃了。

老鼠后来捉到,杀了,制成标本。我们都是恋物狂,就看多严重,为了什么事情。

万年青

它还是翠绿的
小小一棵
自从送来
就再没见过阳光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墙上还是你亲制的图画
木偶都收在最秘密的抽屉了
无从向左
更不能往右
我还在喧哗的夜店
听谁唱着<遇见>
我和木偶一样
自你离开
就再没见过阳光

或许你一早知道
有的梦想总要破灭
某些感觉难免消逝
你决定不回讯以后
还有一棵万年青
在我理首的案头

我还是每周浇水
偶尔忘记  一片叶子凋落
及时想起  它仍生机蓬勃
我大约知道它想说什么
有一天 我会捧着万年青
到阳光里
远远的看着你

2013.11 刊于东方日报,连载情诗集《香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