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巫长大

cute-witch-full-moon她说她是女巫的那一刹那,我居然就相信了。那支眉笔果然不是普通的眉笔,不然怎么轻轻一刷,眼睛就变成星星,白昼忽然变作黑夜,除了星星我什么也看不见。那瓶香水果然也不是什么香水,随手喷洒午后的暑气全消,我所有的思绪困在香气之中。

她嫣然一笑,男朋友把敞篷跑车缓缓的开到她身边,对我打了个招呼。她门也不开,一翻身便轻盈的飘入车座。车子开动时发出轰隆巨响,在一阵尘土中我仿佛看到它飞升而去,拐了一个弯声音就消失了,我追前几步复又回头,发现眉笔静静的躺在地上。

我把眉笔捡起来,细细检视。我像挥舞魔法棒般挥动眉笔,轻轻念着自己想象的咒语。如果这有什么效果,我想大概就是隐形,即便我行径古怪,却没有半个路人瞄我一眼。

喵!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黑猫,突然对我叫了一下,旋即跑开。我打电话给她,她没接。

后来那眉笔就一直放在书房的文具盒,叫我随时想起就给她打一通电话、发一个简讯,但她一直没有回覆,到她结婚那天也没有。她原来不是女巫,女巫会嫁人吗?也许会,从此她就埋藏秘密的身份,成为平凡的城市女人。后来听说她离婚,很多年以后终于给我打了个电话,那时她在医院的病床。我把眉笔放入衣袋,撑着拐杖去探望她。皱纹像一张岁月错综的网,网眼当中隐含多少我错过的故事,但我一眼就认出了当年的星星,仿佛从来不曾离开。

“我的眉笔呢?”她一开口就笑问。她怎么知道?

“你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再让你找到我?”她问,我摇摇头。“因为我不小心告诉了你我的秘密。”

“你真的是女巫?”

“给我画眉。”说着,她轻轻闭起眼睛。

我颤抖着用眉笔在她眉头轻刷,竟看见她脸上的皱纹渐渐平伏。她坐起来,回复当年的笑容,接过眉笔:“我给你画,闭上眼睛。”

我闭起眼睛,感觉眉笔抚过眉头,突然四周安静下来,我张开眼时,再看不见她了,只有眉笔静静躺在床上,就像当年躺在路边的模样,就像这些年躺在案头的模样。窗边突然有一只黑猫,对我瞄叫一声,转身一跳,眼看就要消失无踪。我随手抛开拐杖,也往窗外一跳。

在墙头依稀看见一只白猫追着黑猫,一同奔向高高的屋顶。

小女巫长大

当年我偷藏你的扫帚
你飞不出这寂寞的岛屿
从此没有停止奔波找寻
向往的那轮月亮
你和猫飞掠而过
曾经简单的快乐

然后我忘了这件事
魔法在地面渐渐消逝
你褪下短袍穿上城市的颜色
最后的魔棒收入手提袋
有人亲吻了猫
变成出走的男人

我又遇见了你 想归还扫帚
你却已忘记飞行
于是我亲吻了你
一起变成猫
永远在高高的墙头看月亮

2013.11刊于东方日报,连载情诗集《香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