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弹的自述

这是《 练习题》系列里6篇中的第5篇

我的名字叫犀火,是一枚军用炸弹,在美国出生。我和同伴们只有一个使命:为国捐躯。至于为哪一国,那得看谁把我买回去,我天天坐在货架底层期待着。一天,一个马来西亚官员来到工厂,和老板商谈购买军备。我看见老板在桌子底下交了个胖嘟嘟的信封给他,不久我就被运到了马来西亚,依然是呆在货架底层,期待着。

日子一天天过去,身上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无所建树,无聊透顶。我问身边的老手枪大家怎么都无所事事,他说:“我们是公务员,闲来打打手枪,没什么不好。”

催泪弹插嘴:“也不是每个人都没事干,我前阵子就很忙,不过没什么挑战,对象都是手无寸铁的黄恤衫。隔壁的长枪去过阿富汗,那才了不起。"

长枪一脸不满,粗鲁的大嚷:“只是去保护医生,走来走去罢了,屁都没放一个,倒是听来许多故事。”

长枪开始述说许多我们没有见识过的事情。原来在中东,不是每颗炸弹都像我出身上流,肥料、钉子、可乐罐凑合着也能做成爆炸装置。他们的信念也不同,相信有所为死后真神会赐他们上天堂,若一事无成,就会下地狱。

“真神是什么?在什么地方?”我问。长枪说:“祂威力无穷,能大规模杀伤,传说在伊拉克,但是整个军队找了几年都找不着。”

终于有一天,两个警官来到军火库,指定要我。我暗自欢呼,终于有机会完成我的使命!可是,他们只带我一个出去,不像打仗。我想也好,大概特种部队要用我做爆破,逮捕罪犯吧!我忍着泪水,老手枪、催泪弹、长枪神情肃穆的目送我离开。入夜,警官把我放入车尾箱,我看见一只烤羊,旁边有一张收据,写着“蒙古烧烤店”。

路程很长,途中警官甲问:“为什么要炸蒙古烤羊?”乙答:“执行螺丝帽交代的任务,不问为什么!”我暗自讶异,我这上等军火也得听令于一颗螺丝帽。

甲说明白,可是乙略有所思,又喃喃的说:“也许炸的比烤的好吃。像有人吃腻了肥羊,就找瘦的。焖了,就试试煎,先煎后炸。炸了以后,也许还要腌。”

我的任务居然只是为螺丝帽炸蒙古烤羊!毕生成就岂不比藏在垃圾桶的简易爆炸装置还不如?我多想这就引爆,一了百了。他们谈着谈着,居然迷路,来到一座看似废置的工厂。

甲问:“不是说要去油棕园吗?”乙不耐烦的说:“随便啦,哪里炸不都一样?这里更好,躲到里头去更隐秘。”

他们把蒙古烤羊移到工厂内,再把我装在它身上,然后走到厂外。此刻我居然不是视死如归的斗士,而是等候行刑的死囚。我万念俱灰,静待他们按钮引爆…

碰!!!

我以为自己一事无成,必然下地狱,却发现自己到了天堂,真神张臂欢迎我。我问:“我什么都没做好呀?”

真神呵呵大笑,递给我隔天的报纸,头条打着:

神秘炸弹引爆 稀土厂未建好已报销

文刊于星洲日报 2013.09.21

系列文章<< 练习题:思念铅笔的自述 >>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