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字真好玩

这是《 中文大观园》系列里12篇中的第1篇

《中文真好玩》刚谈过汉字之美,中国人有一门占卜算命的独特办法,是其他文化中少见的,即是“”,也作“拆字”、“相字”,算命佬就问卜者所选汉字的形和意,预测吉凶。为什么我说算命“佬”,不说算命“先生”呢?我是先故意贬之,不鼓吹迷信,读者不要太认真。我年轻时喜欢研究术数,从面相掌相到周易紫微都略知大概,但后来成为魔术师,知道术数就算有其根据,但骗人伎俩太多,“风水佬呃你十年八年”,我们只是要探讨汉字好玩的地方。

相传测字之术周朝已有所见,后来的名家有宋代的谢石、邵康节等。测字不同于姓名学,姓名学是根据名字的笔划、五行生克来预测一生吉凶。我很讨厌搞姓名学的算命佬,像我一个女生朋友的名字原本是”琪“,算命佬硬说八字缺金,把“王”字边改成“金”,作“金其”。这字比较完善的电脑中文系统还能打得出来,但意思是“锄头“,用在女生更觉突兀。这些算命佬学识有限还硬和仓颉过不去,金木水火土的胡乱造字,实在笑话。 测字则是问事的,不批一生,先说一个小故事就明白了。

宋高宗微服出巡,遇到谢石,想考考他的功夫。高宗说:“我也不说问什么,你就依照我写的字来说吧!”说罢,拿起树枝,随意在地上划了个“一”字,心里暗笑,呵呵,这么简单的一划,你还能作什么文章?

不料谢石沉凝半响,说:“土上加一划,那是‘王’。”

高宗一惊,说:“我再写一个字,你看看。”然后写了个“问”。

谢石说:“左看是‘君’,右看也是‘君’,你是皇上!”随即拜倒。

我想象当年万乘之君是怎么“微服”的,穿的没有阿玛尼也有普拉达吧?九五至尊身系国家兴衰,身边没有十个八个保镖,怎么像话?谢石若是老江湖,一看就知此辈非凡。

再说个“一”字的故事。某君家父病重,找算命佬问卜。算命佬递过一个竹筒:“请你从里头抽出一张纸条吧。”某君照办,抽到“一”字。算命佬摇头叹息说:“‘一’字是‘生’的最后一划,‘死’的第一划,令尊恐怕不行了!”

这故事里的算命佬本事没有谢石大,因为问卜者是从预先准备好的字堆里取,每个字的说辞,算命佬都已说过百遍,依事稍作变通便可。要像谢石那般任由问卜者写字再随机应变,肚子里还真要有点墨水。

后来宋高宗看谢石有点本事,召他当官,又以“春”字问国事,但一时笔误,写得头重脚轻,下面的‘日’字太小。谢石看了看,说:“秦头太重,压日无光。”高宗自知是指当时奸臣秦桧专权之事。

乍看谢石似乎很神,但认真思考一下,真的当官了,官场政治难道不略知一二吗?很可能只是凭字附会尔尔。故事还有下文,秦桧以为谢石是能人,加罪流放。途中遇见异士,反而是谢石用“谢”字问卜。异士说:“你是借’寸’’言’以立’身’之人,是个术士吧?”

“谢”字拆开来看,中间的“身”好像就是让旁边的“寸”和“言”扶着的。谢石再以“石”字问吉凶,当时有个士卒押他上路,异士说:“’石’遇’卒’,是个’碎’字。“

又问士卒姓什么,士卒说姓”皮“。”’石’逢’皮’,’破’也。“异士只差没直说你死定了。谢石无奈,想问异士来历,也请他写一字。

异士说:”何必写?我这么站着就是一个字。“当时异士依山而立,谢石说:”’人’立’山’旁,莫非是’仙’?“

异士哈哈大笑,转眼消失。据说后来谢石遇害,这神仙也真不够意思,下来兜个圈子告诉人家死定,一点也没打算帮忙。宋朝后来收档,如果当时的政府真相信算命佬当官,也活该垮台。

同一个字, 会随人、事、情、境而触发不同的不同的感应和诠释,十分有趣。古时有个考生问卜,写了个“串”字,算命佬说:“恭喜你,这是两个’中’,你会连中双元啊!”

考生兴奋不已,告诉同窗,同窗心有不甘,去找那算命佬,也写了个“串”,谁知算命佬却说:“你不止不会考中,还会有祸害哪!”

同窗更不满,质问道:”我写的字和他一样,怎么我就不会考中了?“

算命佬说:”因为你是有心来找我麻烦的,’串’字有’心’,变成’患’字了。所以我断言你会有祸患!“

测字也有用来解梦。传说刘邦当皇帝以前曾经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他擒获一只羊,然后拔掉它的双角和尾巴。算命佬告诉他:”羊“字去头尾,”王“也。

只有中文才能有这么巧妙的测解,其他拼音语文几乎不可能。试想考生若写”happening“问卜,算命佬要怎么解呢?”你考试乱乱答,最后混沌收场。为什么?因为那是haphazard的hap开头,pening结尾!“

算命之事,往往是穿凿附会,算命佬略知实情,再用类似魔术”冷读“的技巧旁敲侧击,问卜者也会不自觉的成为”同谋“,不经意的提供资讯。当算命佬提出一些模棱两可的预测,问卜者也会自行对号入座。

大选前和朋友玩测字,有人写“换”字问国家前程。我想了想,说:“右边奂字,是一刀砍掉中央的头,然而小人依然居中当道。左边部首写得太大,只手遮天。”

延伸思考
假装你刚学会测字,现在是算命佬,找个朋友来问卜吧!请他写一个字,你试试用文中提到的技巧,如拆分、谐音、加部首等,为他预测吉凶。不必太认真,你不过在扮演寸言以立身的术士,即是广东话说的”大只讲“,但要讲得头头是道,肚子里还真要有点墨水哟!

刊于星洲日报副刊《中文大观园》2013.07

系列文章对联这回事 >>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