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提笔
便提起我的骄傲
那弯弯的线条
确实是那曲颈向天歌的
鹅鹅鹅
(后来你忘了)

从歪斜到方正
一个字我写了八年
一横是一横 一竖是一竖
顶天立地的骨架
慢慢成形

我知道 你的字必会飞舞起来
一行行如奔马的蹄印
我将停在某个标点处重写
当年一起背过的唐诗
掌拨清波
浮绿水而去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