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有色眼鏡看周若鵬》——寫於專訪前 文:耀勝

讀起周若鵬的詩,予我那是瓷片的質感。他的詩簡明清脆,必須速讀。(在《速讀》,他自認詩寫得簡短所以必須速讀。)他的詩得有一半是情詩,從裝滿情詩的《相思撲滿》到了三十而立寫下情詩、政治詩各半的《速讀》,至今《》首首寫予美人的詩。

詩的顏色,我得說是黑色的。不是因為他抽煙,也不是因為他寫有<惡習>一詩:寧可你是啤酒/大口灌下痛快一宿/明朝宿醉/肝臟大可慢慢分解思念的毒素……可你是香煙/黑暗中短促的光明/將盡之際燒痛指頭/那一縷抓摸不定/唯一的永恆/是粘附在肺腑的尼古丁……。

也不是因為寫有<黑海>一詩:……這是長征啊/不是短戰/縱長河越不過去 地圖不由我們/黑色人群繼續洶湧流入/勢必溢出虛擬的界限/泛濫成海/屆時魑魅魍魎將無從躲避/那遮天蓋地而來的/黑色海嘯!

而是成長沉浸后象徵歲月的顏色。不信,看他寫給孩子的詩<上色>:一直以為迎你來了/便該為你的純白上色/誰知一笑開來/已盡是從未見識的繽紛/你引我們乘調色盤翺翔/天地是畫紙,日子/是任意飛濺的顏料/日月星辰唱著歌/乘彩虹色的雲船/徐徐橫渡 世界/沒有海平線/我多害怕這些顏色會消褪/當生活不經意刻板的提醒/橙是橙色 葉是綠色/還有那些黑白難辨的灰/畫筆還能不能恣意飛舞/畫滿一張 你滿意的笑了/攤開新一頁純白/繼續上色。

還是不信,看他17歲的詩〈頑石點頭〉你就得信服:皤白了滿頭青絲/不因歲月/只為煩惱/一山頑石/值得啊/您說/一根白髮/一點頭。你得信服他以前是白色的,現今是黑色的。當年這詩被傅老認為是世界中文詩壇第一,至今仍不變。歲月燻色瓷片撲滿被敲開,裏面仍然是白色。

Similar Posts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