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色

— 写给小B周兹乐

一直以为迎你来了
便该为你的纯白上色
谁知一笑开来
已尽是从未见识的缤纷

你引我们乘调色盘翱翔
天地是画纸,日子
是任意飞溅的颜料
日月星辰唱着歌
乘彩虹色的云船
徐徐横渡 世界
没有海平线
我多害怕这些颜色会消褪
当生活不经意刻板的提醒
橙是橙色 叶是绿色
还有那些黑白难辨的灰
画笔还能不能恣意飞舞

画满一张 你满意的笑了
摊开新一页纯白
继续上色

<上色的天空> /李宗舜

閱讀年少詩人周若鵬的作品,好像在閱讀自己年少的從前,圍繞在飛逝的行雲流水間,寫法筆觸略異,心境相似,因為我們曾經當年。

十七年前和葉明合集[風的顏色]新書發表會,臺前悲傷的一刻,竟被青年詩人歷歷可見捕捉到現在,往後再看他的詩作,自形一格,後生可期,必然是自己的天地。

「你引我们乘调色盘翱翔
天地是画纸,日子
是任意飞溅的颜料
日月星辰唱着歌
乘彩虹色的云船
徐徐横渡 世界
没有海平线」

詩人跟隨年齡成長,此番為小兒的童話世界上色,畫紙丶飛濺的顏料丶彩紅色的雲船憧憬和期待,讀起來特別有童趣和顏彩。詩人和孩子的影形更是話生生的精彩,孩子一笑開來,詩人說道:已尽是从未见识的缤纷

作為詩人,他也預感往後的生活會褪色和變質,怕的生活的磨難會使童真走樣,畫筆還否能恣意飛舞?

詩人是樂觀的,他在結尾看到孩子笑了,翻開純白的新頁,給他繼續上色。

這是一首身為人父必讀的好詩,喜歡,推薦給你。

李宗舜,2013/05/14,沙亞南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