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 活菩萨

转入仙踪博览厅的大路挤满了车,人群缓缓步向法会场地,少壮搀扶老人,微雨中尤其温暖。一个中年男子推着轮椅上的妇女,神情殷切,仿佛每一步都趋近希望。高墙上挂着偌大的落地布条,全彩印刷,活菩萨仁慈的笑迎信众。

活菩萨是中年华人,基地在澳洲,数年前不知如何受观世音感召,设立电台,每日接善信电话,用天眼通解答疑难。近年出书立著,信众百万,巡回世界办法会,分文不收。

任谁都忍不住对阿来多望一眼,逾万人潮,阿来是唯一的印度人。阿来却也十分自在,摸摸手背说:“肤色嘛,从小习惯咯。”两个好奇的安娣对阿来指指点点,他突然调皮起来,用华语对她们说:“你们好,我也是来看活菩萨的,我懂华语。”她们腼腆的打招呼。阿来没说的是,其实自己是基督徒,断不会请菩萨指点迷津。

走道上摆了一排摊子在派送结缘品,没有买卖。法会即将开始,人潮鱼贯而入,座位居然不够,有的站着,有的像我和阿来席地而坐。场地很大,席间有荧幕高悬显示台上动态,节目还没开始,便放映活菩萨过去的丰功伟绩。

阿来指指荧幕说:“看,设想周到。”

我说:“是啊,让后面的观众看清楚。”

“不,我是说在建立主角的威信。记得老师说过,出场前的酝酿也很重要吗?”

阿来说的老师,是我们的魔术老师,阿来是大师兄。他是专业魔术师,我不过是业余的爱好者。我纳闷为什么一个印度基督徒魔术师,居然要参加佛教法会?今晨他临时来电邀我陪同,因为他虽然华语流利,但不懂中文。

“我还没来得及问你,你来法会干什么?”

“学东西。你就看吧!”他神秘的笑了笑。

司仪热情的欢迎大家,几个信徒率先出场,娓娓道来活菩萨如何治愈顽疾、让愚钝的孩子变聪明,有者还说得眼眶通红,席间掌声不断。信徒逐一退场后,司仪介绍活菩萨登场:“接下来,有请活菩萨用天眼通为我们排解疑难!”

活菩萨不疾不徐从后台走出,西装笔挺但没打领带,慈眉善目,合十向观众微微鞠躬,场面更热闹起来。

法会时间有限,开场前善信须先呈上姓名生肖,再抽签决定谁能发问。第一位是那轮椅上的妇女,问健康,活菩萨闭目半响,朗声道:“你有孽障啊!晚上睡不好,精神不佳,常常忧郁,脾气不好,是吗?”

妇女说是,掌声响起。这时,阿来轻推我的手肘说:“注意了!”

活菩萨继续指点:“你血液不好。有两只小鬼缠着你的脚,要好起来,你就得每天给他们念经超度。你愿意吗?”

妇女愿意。活菩萨再问:“你在这里答应小鬼给他们念经吗?”

妇女答应。活菩萨说:“好!你的腿一定会慢慢好起来。你现在动一动左脚。”

妇女的左脚居然轻轻抬了一下,台下掌声如雷,啧啧称奇。“现在再动一下右脚!”她的右脚也动了,阿来也大力鼓掌,一副赞叹的模样。

活菩萨笑说:“请下一位吧!”

下一位也是女人,问孩子。活菩萨说:“你的孩子特别呀!他前世是僧人。”

女人惊奇的说:“是啊!我的孩子从小就吃素!”掌声又再响起。

活菩萨说:“对吧。虽然他不太会和人沟通,脾气很坏,但其实很聪明,经文念几遍就记得。”

女人说是,掌声依旧。活菩萨说:“他人长得端庄。这是很大的福报啊,你们要好好的培育他,知道吗?”

女人答应。下一位女信徒问婚姻,活菩萨笑说:“你丈夫个子不高,但相貌还不错。他事业有点成就,外面就有些人喜欢他,但是他也不怎么喜欢人家,不必担心。”观众哄堂大笑。

女人接着问丈夫的健康,活菩萨笑答:“他肾脏不太好,我看到一个老人家缠着他,这人是你们的长辈,我说给你听,皮肤黝黑,瘦瘦高高,白头发疏疏落落,和你们关系密切。是谁啊?”

女人想了想,说:“是我的叔公。”

“对了。你们就多给他念经,肾脏不会有大问题。”活菩萨开玩笑说:“夫妻好好相处,多几年,他在外头也不能怎样了!”全场又大笑。这时阿来又推了我的手肘一下。

女人还不愿退场,再问丈夫事业。活菩萨说:“时好时坏,因为他的事业是需要人帮的,有人帮就好,没人帮就坏,明白吗?时间有限,请下一位吧。”

几位信徒陆续发问,活菩萨妙语如珠,绝无冷场。结束后人潮渐散,我赞叹不已,对阿来说:“真神啊!谢谢你邀我来,这次是大开眼界了!”

阿来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戏虐的看着我:“你还真投入啊!”

“你不也是?对了,你还没说来这里干嘛?”

阿来干笑一声,说:“我来实习天眼通!”

“人家可是活菩萨哪!你这个基督徒有什么天眼通?”

“我在学…”说罢,阿来闭目沉凝半响,对我说:“你最近运气欠佳,工作有波折。”

我错愕,最近的确有几个顾客迟迟不下单,公司业绩紧张。“你怎么知道?”

他哈哈大笑:“世界上有几个人能说工作顺利无阻的!”

“你这是瞎猜胡扯,人家可是活菩萨!”

“我瞎猜吗?”阿来突然认真起来:“我还看到你的顾客,一个略胖的中年男人,你们见面几次,就是很难沟通,因为你们生肖相冲。”

我诧异:“你在说陈先生?你怎么知道的?跟踪我吗?”

“不是。唉,你没专心听课吗?这技巧中文大概叫‘冷读’吧。刚才推你的手肘就是让你注意呀。”

“我听过‘冷读’,心灵感应的魔术。”

“比方说,谁的孩子不特别呀?我说你的孩子特别,你一定不会否认。哪个孩子没有脾气呀?哪个孩子记性不好呀?我的外甥把歌听几遍,歌词就记住了。”

“可是,活菩萨知道那孩子自小吃素!”

“不对,他只说孩子前世是僧人。如果妈妈说孩子吃素,那就好像活菩萨说中了,否则,他就继续说其他事情,表演者就一直在对话中巧妙的试探。前世谁知道?有鬼没鬼,也是他说了算。”

“哎呀你这个怀疑论者!你没看活菩萨让轮椅上的人站起来了!”

这时,轮椅上的妇女恰好经过,一个年轻人在后面推着。阿来逮着机会问她:“你好啊。活菩萨很神,是吗?”

妇女兴奋的答:“是啊是啊!都说对了!我一定要回去多念经。”

“你的腿什么事?”

“前阵子轻微中风,血不好。”

“一直不能动?”

“啊不,一直都能动的,不灵光罢了。”妇女说。我顿时呆了,阿来回头对我眨一眨眼。

年轻人问妇女:“安娣,请问你亲戚的车子在哪里,我推你过去吧。”然后推着她徐徐离开。

阿来对我说:“如果你是记者,明天报纸就会说,活菩萨让轮椅上的人奇迹般的站起来。一般人总以为坐在轮椅上,就一定半身不遂。”

我以为亲睹奇迹,却被阿来三言两语抹煞,深觉失落:“你说,难道活菩萨是假的?”

阿来耸耸肩:“呵呵,我真的不知道,谁说的准?但这里的一万人心灵有个寄托,倒是真的。”

我感叹:“唉,世界上真没有活菩萨吗?”

谁知阿来竟说:“有啊!”

我一脸狐疑,阿来微笑伸手,指向推着轮椅的那位年轻人。

2013.06.01 星洲日报副刊星云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