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难

我们从来不相信一个演员
无论站在摄影棚抑或议席上
就说明什么真理
真理从来深锁在阴暗的牢狱
牢狱在半世纪的长河对岸

就如我们不相信建桥的诺言
那些沾满口号和宣言的旗帜
掩饰不了漏洞满布的船只
我们一直在岸边等待一把钥匙
等一个人站出来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长河难渡 流水湍急
巨鳄和食人鱼不时张现利齿
长河浮沉的白骨说了很久很久
才明白 我们不必等待

无桥无船 我们是一千万个投河的人
便叫浊河溢尽 恶鱼死灭
千万的脚步淹没伶俐的谎言
踏平嶙峋的河床
我们是一千万个渡河的人
牢狱轰然崩塌  竟空洞无物
我们张臂深深呼吸顿悟的喜悦
释放震天的喝彩

《跨越》 /

认识周若鹏,是在动地吟的舞台上。鹏者,大鸟也,我们总喜欢叫他周大鸟。就好象明明是“夜宴”,我们偏偏叫“晚饭”那样。他喜欢变魔术,陈黎说“孩子,所有的魔术都是真实的……”,我就是那个相信魔术的孩子。

若鹏的诗是文字的魔术,赛车也是,赛车讲究精准,一如一首好诗的要有精准的意象。在这首诗里,他等待的那个人,始终没有站出来。於是千千万万个平民就这么过河,踏过河床,越河而去。在选战如火如荼的当儿,很难不让我想起,半世纪的霸权政治,终于要被新生代推到崩塌。只要我们敢渡河,跨过那些谎言和急流,我们就赢了。真理就在对岸,心虚的人才要请客吃饭,真理不必提供免费餐。

吕育陶,2013/5/3,八打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