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难过

难过的倒不是
借节庆为名弹跳三丈的柴米油盐
那些追收不回的承诺和岁月一样
旧债未清,在额头眼角签下借据
难过什么呢,一餐饭一夕笑语
牵手迈步年年过

难过的是  安静

忽然一个踉跄
抬头不见人影
2012.12.09 刊于星洲日报文艺春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