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作不旧

有时自己写过的东西,也会忘记。最记得第一次的花踪文学奖是怎么得来的。截止前几天,我在临时抱佛脚。在电脑里翻找未发表的近作,读到一篇很陌生的,写得特别好,拍案叫绝。

我问若涛:这篇好啊,是你写的吗?

若涛看一眼,说:不是,是你写的。

我再看一遍,哇,我写得那么好吗?(对不起,请允许我在我的私人空间稍稍自大一下)

当时我几乎纯粹以读者的心态去读,因为我当真忘了自己是作者,这样的作品如果还觉得好,那是大概真的不错。后来约略修饰,参赛得奖。

也有的作品写的时候觉得不错,过后重读会恶心,那些大概就真的不怎样。最近因为考究一篇别人的诗有没有抄袭我的旧作,又重读了一些。有的旧作20年了,仿佛仍未过期,读来依然让我的心绞痛着。

也许不是诗好,只是我从来没有进步吧!

節奏

春季是狡猾的舞者
靈巧的靈巧的就把女人
舞向那花香鳥語
我匆匆的趕入風雪
不經意踏碎了凝霜的枯葉

葉碎啊那脆弱的音樂
清脆的清脆的把男人碎作
片片翻飛的風點點錯落的雨
妳恰恰回來 痴醉的嘆賞
這無由的風景

無詩

妳拂袖 一下美絕的動作
竟把日月星辰
盡收袖裡
夜因此洶湧而來
被黑暗淹死的意識
漂盪成面目模糊的
浮屍

今夜無詩
想這一生
必也無詩

1992.07
1996.06刊於蕉風472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