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朗(出題:傅興漢)

(眾馬華詩人合著的詩,也許是馬華詩史上第一回)

我們互相朗讀對方的身體(葉嘯)
鹹鹹的(李宗舜)
沒有味道(鄭雲城)
(不要給黃錦樹讀到)(小曼)
我剛剛說要離開(周若鵬)
下一句就完了(傅承得)
是你們的體溫把我攝住()
這條街不長,沒有月光,沒有星光(劉育龍)
像空的酒瓶一樣(莊若)
只有我們的詩和酒意在發亮(呂育陶)
(所以我們繼續光著身體活著)(張光達,林健文)

1998.06.06

當時全馬詩人濟濟一堂,飲酒論詩,街頭朗誦,實為一大快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