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犯 (纯属“赠庆”Re-run)

-赠牢友林健文 (诗也有预言作用)

於是我错过你最后一个自由的夜宴
自你将赴的牢笼向过去的时空招手
后悔,是必然的
你不信,也是必然的
一如你必然的相信
这是人生之必然

朋友啊,作为你的朋友
我不能在你懊悔时讥笑你
我会陪你并肩坐在笼里
向吕育陶周若涛招手
(次序当真如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