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逃车手 – 小说和诗

她从来没听过那么出奇的回答,谢晓佳不过问了一个很公式的问题:“你为什么赛车呢?”

那赛车手露出稚气却又苦涩笑容,说:“逃离爱情。”

女生喜欢车子的不多,当赛车杂志记者的更少,谢晓佳受父兄影响喜欢车子,辗转入行。她喜欢写车,但讨厌采访车手。车手多数脑残,讲的话是块状的,而且每个人的每一块都形状雷同,听他们从嘴里挤出这些块状物已经够辛苦了,还得整理成文章,而且这一期要和上一期看起来不同。车手如果不是脑残,就是大言不惭,也许仗着几个臭钱,自吹自擂毛手毛脚。

她原以为这位林志飞也不例外。林志飞本来默默无闻,赛车多年始终难晋三甲,后来不知何故成绩突飞猛进,短短年间连赢百场,成了洲际冠军。但可能这也不过是寻常的励志故事。

“什么?”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比较难写吗?还是你要我说,哦,我喜欢速度、喜欢竞赛,啦啦啦。”林志飞顽皮的调侃着。

“不好意思。”谢晓佳努力回到正题。“刚才你说什么,逃离爱情?”

“对。”

“你那么有信心,肯定爱情在后面追吗?”谢晓佳假装开玩笑,测试一下林志飞,看看是不是贱男泡妞的台词。

“我不是在逃离别人,而是在逃离自己。你有兴趣听吗?你会写下来吗?”林志飞问,谢晓佳点点头。

“我本来要放弃赛车了。大约五年前吧,如果你当时问我为什么赛车,我会告诉你:喜欢竞赛。那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女生,名叫陈薇,名字你一定要刊出来。”林志飞笑着叮咛,谢晓佳微微蹙眉,对他的要求显然不太高兴。

“我们交往了,你能猜到我停止赛车的理由吧?你能写得好,我就说给你听。”谢晓佳忽然觉得不是味道,向来都是她把赛车手当白痴,现在反倒像是林志飞担心她把故事写砸了。可是,她真的感兴趣了,赛车手的爱情故事不常听说,滥情故事倒是太多。于是她说:“我猜想,陈小姐担心你的安全,坚持要你退出。”

“你的头脑还不错,文字也还好吧,刚才你问我,爱情是不是在后面追着,有意思,我相信你能写。”

“那请说吧。”谢晓佳备好纸笔。

“我退出不完全因为陈薇,你也知道我当时成绩平平,几乎没有前三名的记录。”

“是完全没有。”

“咳咳,你还真他妈的直接。好,你有做功课。所以啊,赞助商都不玩了,也不能怪他们,没有金钱上的资助,真没办法赛车,于是我就退出,和陈薇一起开了家小小的脚踏车店,过了平淡的几年,但是我很快乐。”

“后来呢?”

“后来分手了。”

“能请说详细点吗?和你再赛车有什么关系?”谢晓佳开始担心,这不过是很平凡的故事,没什么新闻价值。

“她认为个性不合适,也遇到了让她快乐的人,我只好放手,后来我们把生意卖了。”

“所以你失恋了,和赛车究竟有什么关系?”

“我不太会说话,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你我的痛苦。我依旧非常爱她,非常想念她,可是却永远失去了,这巨大的痛苦无时无刻都在,你明白什么是无时无刻吗?我睡醒想起她,吃饭在想,开车在想,走路在想,连做梦也是。这个地方一直在绞痛。”林志飞指着胸膛。“我喝酒,没用,醉了反而更难过。一个好朋友受不了我的颓废,推我去做我唯一擅长的事———赛车。我用卖了生意的钱筹备车队,他也合资帮忙。”

“我记得你赢了那一场。第一次。”

“是。我发现,上了车子准备进跑道时,我开始想象如何竞速,陈薇的影子就淡化了。竞赛开始,赛车轰隆隆的飞驰,争先抢入弯道时,陈薇渐渐消失,我的痛苦也减退着。”

“哦?为什么呢?”

“我想那是因为赛车危险,人的求生本能比爱情强烈吧,必须全神集中才不会出意外。而且男人天生好斗,斗车时什么都不想,就要比快。可是我这痛苦还在的,它会随着跑道的状况放大缩小。”

“好奇怪的说法。”谢晓佳心想,故事终于有趣味了。

“在没有难度的直路,我就会想起陈薇。在直路上有对手追上来,我就会想得少一点。到转弯的时候,那往往是决胜的关键,我又会想得更少一点,痛苦更减少了。后来我发现,如果我逼自己用比平常快的速度过弯,心跳加速全神贯注,陈薇就不见了!而且顺畅的从弯道冲出来时,还觉得很快乐。所以,我一直从这个弯道追下一个弯道,逼自己用让自己害怕的速度过弯。比赛完毕,我赢了第一名,那捧着奖杯的喜悦掩盖了痛苦。”

谢晓佳开始明白,林志飞说的逃离爱情是什么回事。

“可是,第二天我的痛苦就回来了。于是我渴望赛车,很快便投入下一场赛事,赞助商看到一点成绩,愿意支持,我就不停的比赛。”

“你好像接下来每一次都得前三名。”

“我越开越快。你得明白这个道理:如果以前用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过弯会害怕,多做几次就不怕了,于是我就得尝试122公里,然后124、126……渐渐找到那极限,在那极限边缘控车,我就完全专注,完全快乐。”

“一直开在极限,不是很可怕吗?”

“对我来说,思念更可怕。我拼命在逃,死了算。”林志飞笑笑说。“比如现在,和你谈起她,我的心一直在绞痛。”

“不像。你还是笑嘻嘻的。”

“那是我有礼貌。“林志飞开玩笑似的说,谢晓佳开始觉得这为爱情游走危险边缘的男人,有奇特的魅力。“不过,不要紧,过一阵子我又出赛了,又可以逃了。还有什么要谈吗?”

谢晓佳本想说访谈结束,可是不知如何有某种冲动,想和林志飞再谈话,于是她说:“噢,还有一些问题,是不是过几天,吃个饭?”

林志飞顿了顿,似乎有点错愕,他凝视谢晓佳的眼睛,呆了半响才说:“好啊。”

“祝你比赛顺利。这是你熟悉的跑道,应该没问题。”

“世界上大部分的跑道我都熟悉了,都开得最快了。”林志飞露出苦涩的笑容。“今天要再快一点。”说着,他爬入赛车,技师帮他系好赛车安全带。平常这个时候谢晓佳已经离开跑道了,可是现在她想看看林志飞赛车。在之前的排位赛,车子出了些小毛病,林志飞的排位跌到第十七,但在比赛第一圈他已经追到第五,第二圈时已经领先,第三第四圈他把后面的车子越抛越远。

谢晓佳会心微笑,心想:“他又在逃了。”

到第五圈,林志飞从最后一个弯道冲出,掠过起始线,刷新跑道单圈时间记录,快了一秒。上一个记录,也是林志飞创下的。外行人可能不明白一秒有什么大不了,车子开到了极限,在每个弯道快上0.1秒已是极困难的事,要快上一秒,就必须连续在十个弯道快0.1秒。

第六圈了,林志飞正赶往第一个弯。突然,他的比赛经理手按耳机,大声问林志飞:“你说什么?”然后回头看着谢晓佳,一脸迷惑。谢晓佳注意到了,也望向经理,侧着头眉一扬,做了个“什么事”的表情。

就在此时跑道上传来碰撞的巨响,然后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经理看着指挥所内的荧幕,双手抱头,喊道:“天啊!”谢晓佳箭步走到经理身旁,荧幕上只见林志飞的车在第一弯道的墙上成了一团火球,拯救人员冲前去灭火。车队成员目瞪口呆,除了抱着头,什么也做不了。

那前后不过几分钟的事,感觉漫长无比,谢晓佳问经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经理回过神来,问:“你是记者谢晓佳?”

“是。”

经理说:“我也不明白。志飞刚才突然叫我向你说,再见。”

谢晓佳一阵错愕,忽然觉得天旋地转。

2012.09.11 刊于南洋文艺

在逃车手【诗】

再快一些赶在风的前头
快过侠客的快剑削平故事的转折
扫开飞扬的断草和乱石
在无尽的跑道一直往前逃
爱欲和痛苦
就追不上来
引擎的呐喊是我唯一的平静
在死国边界游走
于每段直路布下回忆
重复的撞毙复活再撞毙

为什么超越不了你?

因为我砸了后视镜
目的地是一团爆破的火光
和完全的消失

2012.09.11 刊于南洋文艺

0 thoughts on “在逃车手 – 小说和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