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倾偏执狂

你是清晨第一颗露珠
日子因而渐渐醒来

我是患左倾偏执狂的树
左边在哪里? 我决定
必然和风向相反
我无法左倾 甚至立正
和风向无关
必然因为露珠太重
和偏执无关

你在阳光底潇洒消失
我开始向右倾斜
并坚信那是右边
可我是左倾偏执狂
在右边思念你
非常不快乐

神经病的路人随意
赋予我阳光的意义
啊好美丽的向日葵

 

2012.08.12 刊于星洲日报 文艺春秋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