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魔术师,在Bersih

428 Bersih回来后两个星期,我一个字也没写。百颗催泪弹,就驱散了20万人民。像过去大选,20%选票就接管了整个国家。抗议过后,警察如常暴力,媒体如常小心,执政者如常撒谎,Facebook如常扰攘,你我如常上班,如常下班。

我的魔术老师安森莱告诉我,催泪弹不明就里的落在他脚边时,其实他正准备回家,于是怒火忽然上冲,他讶异自己竟如此生气。他强压怒意,循一早盘算好的退路逃走,谁知出口都遭围堵,催泪弹频发。一路上有人冒着浓烟分发水、毛巾、粗盐,突然人与人之间的界限消失,大家都在同一阵线,让他激动非常。

我仍旧一个字也没写。这不是激动的时候。这不是愤怒的时候。这不是悲哀的时候。这不是不平的时候。当然,我们可以激动、愤怒、悲哀、不平,我们必然激动愤怒悲哀不平,我们必须激动愤怒悲哀不平,但此时此刻最最重要的,是思考,是行动。思考,让大局明朗,行动,可以扭转大局。待思路清晰,方才下笔。

清晰的思考,说容易也不容易。首先,目的我们得弄清楚,在那个晴朗的周末下午,我们不陪伴家人朋友,选择在艳阳底下对抗水炮催泪弹,为的是什么。我读到一些现场民众的博文,居然以为Bersih静坐是为了反贪污,八项诉求印在十几万件黄衣,穿在十几万人身上,在这些博客的面前晃来晃去,影象和消息在报章网路流传百万遍,他还以为Bersih在反贪污,留言者也没有纠正他。我心里打了个寒颤,也许还有人以为Bersih是在为清道夫争取工作机会。要清晰的思考,先获取正确的资讯。

要获取正确的资讯,说容易也不容易,有几个因素会左右你。第一是你自己的情绪会把资讯内容扭曲。Bersih以后网上流传造假的照片,整个吉隆坡一片黄潮,其实是电脑加工,我却亲眼看着一些Bersih支持者如何快乐的相信这张难以置信的照片。在反莱纳斯潮期间,也出现过台北101的加工照,宣称台湾也支持。这种造假的做法卑劣且幼稚,试问用卑鄙的手段来匡扶正义,如何取信于人?和抗议的对象又有什么不同?从这些实例不难看出人会依自己的情绪和观点,选择相信荒唐的事情。古今执政者要左右人民的想法,向来从情绪入手。比如国内贪腐民不聊生,领袖手指假想的外敌(比如索罗斯),激起爱国仇外的情绪,人民便忘了追究问题的根源。这里头不止扰乱情绪,还有“错误引导”的伎俩。

“错误引导”英文是Misdirection,是魔术界最古老、最管用的原理,甚至有说“错引”就是魔术的全部。举例,我想变出白鸽,指向你背后大叫:“看啊有怪兽!”你回头看不到怪兽,再看我时手里多了一只白鸽。你可能觉得这例子白痴,但我很肯定的说,就算你紧盯魔术师,他依然可以变出白鸽,为什么呢?还是因为错引,高明的错引,而其最高明之处不在转移视线,而在左右你的思路,你的眼睛看哪里已不要紧了。

原理一样,执政者也可以用类似的错引。警方的暴力是错引,媒体偏差的报导是错引,指责反对党滋事是错引,揭发似是而非的性丑闻也是错引。反对党也在用错引,在Facebook发布纷扰的消息是错引,放大错误归咎执政党是错引,造假的照片是下三滥的错引。是的,反对党也在用错引,我无法断言双方的政治理想有多远大,但必然都有私心、都图私利。

不过,再高明的错引你也能轻易破解,就靠一个简单不过的原则,就是:“常识”。我说的是知道春暖冬寒、风吹草动、狗有四只脚、头撞墙会痛,这些谁都懂得的常识。错引不过是暂时蒙蔽常识的伎俩,只要抓紧常识告诉你的原则,幻象皆不攻自破。再说魔术师变白鸽吧,试问人能凭空变出鸽子吗?常识告诉你不可能,这就是真相了,既是说魔术师制造的只是幻觉。依此推论,白鸽必然预先藏在你不知道的地方。至于藏在哪里,怎么变出来,那无关要旨,不过是魔术娱宾的把戏,你已经抓住真相了。

大如Bersih,也一样可以运用常识,追究源头的事实,独立思考。比如试想,一党独大50年,这现象健康吗?6千人和10万人的选区各得一个席位,公平吗?靠总数20%的选票就执政,这样的民主有问题吗?警察打人,对吗?这些事情都有明文法例,有兴趣大可找来深究。你心里有了答案,无论执政党在野党如何错误引导,这些伎俩都不能影响你。掌握了真相,目的清楚,你就能行动。

集会以后,也许你和我一样觉得无能为力,小民如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首先,行动不止于在Facebook按Like和Share,马来西亚不过1千三百万个Facebook户口,未必全部活跃,还有另一半人民从主流媒体获取资讯。执政者之所以能肆无忌惮,是因为掌握了订定游戏规则的权力,只要他们充耳不闻或者拖延改革,无论我们如何在网络上渲染、踏平多少街头,都无济于事。鼓吹Bersih者必然也知道这事实,所以Bersih并非只是对傲慢的执政党施压,麻木不仁的掌权者只会嗤之以鼻。Bersih是一场浩大的醒觉运动,希望借此鼓动广大人民投票表态,就算在原有偏差的制度底下,也能削弱甚至击毁执政者的铁爪。

我想,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今天就打电话给两个亲戚或朋友,最好都是不用网络的,告诉他们你支持参加Bersih的原因,请他们思考,然后说服他们投票–投哪一边都好,重要的是他们听到了不同角度的看法,独立思考以后作决定。就这样,除了自己投票,再说服两个人。

请不要看轻这小小的动作,2004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玛塔伊是第一个获得此奖项的非洲女性,她为肯亚妇女谋福利、保护环境的贡献,竟然从种一株树开始,一个理念持之以恒,据说她发起的“绿色带运动”在非洲各地种下了3千万棵树,帮助无数妇女提高收入。空想做什么大事、有什么结果,一点用处都没有,不如我们老老实实的把一件小事做好:就从打两通电话开始。

请不要只是转载了这篇文章就了事,网络资讯纷杂,过目即忘。不妨公开写下两个你要联络的人。真要改变什么,就做这个微小但实在的动作:打两通电话。这不也是”常识”吗?人多投票胜算高,我们就多找两个人。也许扭转大局,就如此而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