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有禮

想十年的公司經營企劃比想老婆的生日禮物容易,不明就里的女人也許就在這個時候插嘴,如果真的有心早就想好了啦,但我並非臨時抱佛腳,找生日禮物這件事在幾個星期前就烙在行事歷上,其難度在于恰當而不重復。

十年下來,生日加節日連紀念日還有偶而心血來潮的禮物,要再想新物事還真不容易︰花、巧克力、布娃娃、戒指、相框、手表、普通手機、智能手機、筆記型電腦、平板電腦等等都送過了。這些禮物的下場有的很有趣,平板電腦讓小朋友全天候征用,巧克力後來是我吃光。相框類的紀念品我送了兩次,第一次是錫制的小樹,枝干吊滿家人的照片,太太說很有意思,第二次是個鑽戒形狀的相架,太太笑問上次湊效的招數便再循環嗎?于是有一次,我做了個棋盤游戲,棋子就是一家四口,棋盤上的方格內是人生大事紀,那點子大概耗盡了我畢生功力。

禮物重要嗎?其實在我心目中這是小事,我們都是生活簡單的人,對物質的要求太少,太太從來沒有要求過什麼平板電腦、智能手機,是我覺得這些工具方便省時,才介紹她用的。想當年,她也不用手機,後來也是因為我逼著才開始嘗試。既是小事,何必費心?那是因為想趁著有意義的日子聊表心意,太太放下工作日復一日照顧孩子,偶爾小小的驚喜也許就讓平凡的客廳繽紛起來。禮物小事,太太的貢獻不是。

轉眼,明天就是太太生日,我畫了個心智圖,想幫助僵硬的腦筋思索可能的禮物,結果紙張變僵硬,圖表變弱智。我無計可施,招來茲行茲樂兩個兒子,七歲的坐左邊,四歲右邊,舉行腦力激蕩會議。

“送耳塞吧。”茲行說。

“為什麼?”

“弟弟吵,媽媽可以不听。”

“送繩子。”茲樂說。

“為什麼?”

“忘記帶鑰匙可以爬進屋子。”茲樂認真的說。

我開始覺得腦力激蕩會議失效,我變腦震蕩,于是試圖左右會議方向︰“有什麼媽媽常會用到的呢?”

“電腦。”“電話。”“電話充電器。”“可是這些媽媽都有了啊。”

“盒子。”茲樂突然說。

我眼睛一亮,問︰“那麼,盒子里頭有什麼?”

“耳塞!”“繩子!”

我眼前一黑,口吐白沫,這是腦震蕩的征兆,再問︰“還有嗎?”

“寶藏!”茲行嚷。

這時我的媽媽插嘴了︰“有那麼難嗎,盒子塞滿滿鈔票,不就行了?”我覺得塞幾千萬印尼盾有欠誠意,此法不通。

茲行繼續說他的想法︰“我們把藏寶盒藏起來,然後畫一張地圖,寫一些線索,讓媽媽尋寶!”

這點子不錯,生日禮物便是一場孩子設計的游戲,茲樂听了也興奮起來了。我又問︰“藏在哪里?”

茲樂說︰“挖個洞埋起來!”

“那太難了啦!媽媽生日還要那麼辛苦才找到禮物,藏在哪一個角落就好。”

茲樂開始翻找空盒子,茲行負責畫地圖,不一會就畫好,是家里的簡圖,線索寫的是︰“注意,沒有畫得很像。”

當然,最有用的線索始終是︰藏寶地點畫了個叉。我提醒茲行︰“看著這個叉,好像很容易找到,是吧?”

“好像是,我們把它弄得困難一點。”說著,茲行多畫兩個叉在不同的地方︰“我們在這些地方放假寶藏!”

這點子也行,多找來兩個盒子便可。“我們在真藏寶盒里放寶藏吧,就是要給媽媽的禮物。”我如此建議,他們也就放了耳塞和繩子,至于我,放的就只有這篇小文章。太太讀到的時候,我也許在開動地吟工委會議,今年特別忙,許多日期不由我訂。

太太,如果你先找到這個盒子,請勿懷疑,這個只裝著耳塞、繩子和一張紙的大盒子,就是真寶藏,另兩個盒子只裝著空氣,並沒有塞滿滿的鈔票。相信這篇短文可以賺來幾聲無價的笑聲,也算是另類的情書,最多未來的稿費歸你,如果刊登。

2012.04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周若鵬)

0 thoughts on “相公有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