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要比赛,好不好?

最近受邀当马大中文系第二十七届文学双周诗歌朗诵比赛评委,感觉良好。我常常当中小学的评委,中小学生对诗歌的内容体会往往不够深切,不像大专生,已经能过掌握诗中的情感,表演比较到位。

许多同学的表演都经过精心设计,手法自由,没有中学级比赛的规条限制,相当精彩。只是有的同学尚未脱离中学样板式的朗诵,鼓励他们勇敢创新。

胜出的同学在中学比赛必然会输– 有的诗太短、有的语音弱、有的技巧欠磨练– 可是他们胜在情感掌握真切、转折动人。诗歌朗诵就是要感动人,其他都次要。

有一位郑琼薇朗诵《饮九月初九的酒》从唱到朗诵、从坐到站的变化都铺陈得很好,我十分欣赏,唯略嫌匠气太重,后来好像让比较纯净的刘培燕赢了一点点。其实要分先后真不容易,各有千秋啊!

所以我说,有这样的水准,让我们欣赏表演就好,不要比赛,好不好?

0 thoughts on “我们不要比赛,好不好?

  1. 不知道若鹏你如何看待本土诗歌朗诵趋于微型戏剧表演形式的走向?诗歌朗诵,既说“朗诵”,不是应该以纯粹的口语艺术为主吗?不认为过分的肢体语言喧宾夺主,还是认为这些技巧有助于再现诗歌情景,凸显情感表现?历年来曾任全国诗歌朗诵比赛的动地吟诗人们,似乎都偏好戏剧性的表现手法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