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

我怀抱一本夏宇游离於台北冬夜
流过微雨的大街滑落底层的夜店
密不透风连一滴音乐也漏不出去
调酒师摇摆如摇滚  酒意从你的发
流落你的额到你鼻尖
未及沾唇你已模糊成烟
这里没有不开心的人
这里没有不美丽的人
我怀疑这里并没谁需要读诗
这里没有不舞动的人
这里没有知道寂寞的人
也许没谁需要诗
诗集在激光中如冰融
共用过这酒杯
就算吻过

我惧怕你的美丽
搁下未饮尽的酒便逃离
夏宇和你浓稠了我的血液
一走入冬夜就烧成灰烬

 

2012.04.03 刊登于南洋文艺动地吟特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