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土

亲爱,有时不得不怀疑
这还是不是梦土上的家园
风雨总自被窝里旋起
轻轻翻身便引发地震
非得跳窗才见到阳光
坠楼之际,才能
睡个好觉

总在着地以前被雷声惊醒,依旧
在你身旁,岁月未及蚕食年轻的躯体
另一撮乌发却掉落苍白的床单
恰恰覆盖无法结疤的震央
这是不是梦土,单薄的土壤掩埋不完
仓促提炼的生活残余的废料
我们听见白血球噬食自己的身体
在邪恶的辐射尘中无助
等待替换败坏的骨髓
再不敢入睡,也许醒着
命运就无从偷袭

亲爱, 我随时会倒下
梦是虚幻的  没有睡眠真实
我想睡个好觉  想家
必须选择跳窗

 

2011.12.13 刊于南洋文艺文学反稀土厂特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