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牙

和兹行在学校食堂吃油条,他说:“今天油条比较硬呢!”两只小手抓紧下端,门牙扣紧另一端用力撕扯,仍旧吃得津津有味。我喝着美禄,笑咪咪的欣赏他的吃相,小孩即便做最简单的事情,也总有摄人的魅力,轻易就让人高兴起来。我瞄了手机一眼,确认还没到上班时间,忽然听兹行惊呼一声,瞪大眼睛看着桌上一颗小小的门牙。

我有点怕血,还好只流了一点点。“张开嘴巴让我看一下。”兹行的恒齿已经长一半了,可是这颗乳牙挡路,新的门牙只能往内长。恒齿初长时曾经带他看牙医,他说什么也不肯拔,也难怪,对很多小孩甚至大人来说,牙医和妖怪差不多。牙医说不要紧,乳牙自然会掉,恒齿长得不整齐,以后再用牙套调整。男生嘛,我不太在意,我自己牙齿也参差,依旧是万人迷,儿子天生比我帅,牙齿逊一点可以少电死几个女生,也算功德。

就算乳牙会自行掉落,兹行以后还是可能需要拔牙,为了使他不害怕,太太和我逛遍书局找来生动的图书,为他讲解牙齿:人类有两副牙齿,乳牙掉落就表示要换恒牙了,表示你长大,可以做更多事情了。兹行属猴,猴子也一样,乳牙换恒牙,就从小猴子变大猴子了。老鼠就不一样了,它的牙齿会一直增长,所以得不时磨牙把牙齿修短。鲨鱼那些吓人的牙齿厉害,掉了会再长,不象我们只有两副。要不要现在就去拔掉那颗门牙,让自己长大一点?不要,兹行说。

“没事没事,迟早要掉的,继续吃油条吧!”我故作轻松,让兹行放心。我用纸巾把乳牙擦干净包起来,还是害怕遗失,又找来纸巾珍而重之的再包一层,收入钱包。这是第二颗掉落的门牙,第一颗已经锁在保险箱里了,牙医预示门牙将掉后太太和我就天天留意,某天早餐,门牙毫无预警的带着血色落在桌上。兹行第一次掉牙齿,神色慌张,我们第一次看儿子掉牙齿,神色慌张,而且是双倍慌张,因为是两个人一起慌张,再加上兹行的慌张,恐怕慌张就要倍数增长,歇斯底里去了。还好太太反应快,立刻展开笑容,仿佛孩子刚考了一百分般的祝贺:“啊!乳牙终于掉了,多好,不必让牙医拔。”

听到这番话,尤其不必见牙医,兹行宽心大半。“打开嘴巴让我看看,会痛吗?”兹行说不痛,太太稍加检视,只流了一点血,恒齿已经长逾半了,掉了乳牙完全不妨碍那一餐。我们直觉的把那第一颗掉落的乳牙珍藏起来,至于为什么,一时说不上来,第一次发生的变化总有纪念的价值。回头想想,我爸妈并没有把我的乳牙留下来,可是如果有,我看着幼时的二十颗小牙齿,是不是有点怪恶心的?我们收集了兹行的乳牙,难道每个月拿出来欣赏吗?还是待兹行十来岁时恒牙长齐,不时拿出来展示让他恶心?这些念头闪过,都阻止不了我们把乳牙锁入保险箱。

这些小小的牙齿,嚼过我们一口一口的喂食。有一段时日,小兹行异常挑食,不爱吃的食物无论如何都不屈服,让我们头痛不已,生怕他饿着,却又不知道他愿意吃什么东西,只好什么都试试看。比如比萨他吃,可是唯独吃意大利香肠比萨,其他口味都不行。比萨上有乳酪,以为他能接受,可是所有乳制品他都不要。他不吃的,只好我们清场,自己胖了好几公斤。后来,SS2的一位中医开了道神奇的开胃药方,兹行服了以后,渐渐不再挑食,从此越来越喜欢吃,我们才觉得自己好命了些。

小孩的乳牙脱落,是不是有点像毛毛虫破茧,兹行在快速的蜕变成长,他很快的就不再是婴孩,很快就不再是小孩,很快就不再是少年,有一天他不会再要我们牵着他的手。坚固的乳牙是回忆的结晶,十岁前的童年结结实实的,在他向前奔驰的时候,我们还能握在手心。所以,得把第二颗门牙收好,还有以后的第三第四第五颗…当然也少不了兹行的弟弟兹乐的牙齿。

然而每一颗牙齿掉落,难免让人黯然,因为我们的岁月也随之凋零。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我半开玩笑说兹行三十岁以前都算是我的“小孩”,如此算计他大概六十岁才成年,我也就近百岁了。届时,我就能放轻松了吗?必然还有新的事情劳心,长大的兹行必然有自己一套,不会听两老的。郁闷的时候,就把当年的乳牙掏出来,和太太一起细数。

到哪一年,我自己的恒齿也会逐一脱落吧,谁会把它收着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