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做了一个恶梦

I was relaxing at home suddenly I saw a miniature superman toy, at 9:30 a.m. in Banten Indonesia. Then I looked for a number of places and tools to be able to put the superman to look flying when photographed and wow this looks cool. This photo is the most superhero figure I like so great.

“爸做了一个恶梦。”我对坐在肚子上的小兹行说。

什么恶梦?”兹行问。他很怕做恶梦,对此特显关注。

我梦见妈妈、、你和我同乘一辆巴士,行程中有一段路突然消失了,变成悬崖。

好可怕!”

那不算可怕,后来巴士煞车不及掉了下去…

真吓人!


也不是,因为巴士只跌到一半就卡在石堆,不上不下,但没人受伤。我从巴士爬出来,想爬到崖底看什么情况,找人帮忙。

那么高,很可怕吧?

其实也还好。梦里面的爸爸像蜘蛛侠,很会攀墙。到崖底搜寻了一阵,没什么特别,就大声对上面的巴士问: ‘你们还好吗?’ 谁知道没有人回答。

这么奇怪?

我赶忙爬上去,巴士里空无一人。我继续往上爬,到了崖顶,看见大伙有说有笑的,原来有人把大家救了。

这不像恶梦嘛。”兹行原以为会被吓一跳,现在反而有点失望了。

还没说完呢。我生气了,大声问:‘怎么忘了救我?’ 你们这才注意到我爬上来了,妈妈笑说:‘不好意思,一下子忘记了!’后来我就气哭了。”

“可是你自己也能爬上来呀?”

“可是,你们忘了救爸爸呀。你会忘记救爸爸吗?”

不知道呢。”兹行腼腆的说罢,就要去玩了。

他随口接着说:“我的恶梦像你的就好了,怎么一点也不吓人?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