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車成功學

我發現身邊一些擅長開車的朋友,事業或生活上都有一定的成就,而且有獨特的魅力。

大概讀到這里就有人要反駁了︰當然是富人才有錢有閑玩車呀,開名車自然有魅力了。不,這不是我的意思。

我是說“擅長”開車。他們開的車子未必比一輛嶄新的國產車貴(撇開改裝不談),也和我們一樣天天上班。我說的魅力是個人散發的,和車子無關。有的是領袖魅力,一呼百應;有的是吸引女生,一種壞壞的男人魅力,也是一呼百應。

難道說開車開得好就會成功?

我說“擅長開車”,是指能隨路況而應變,把車子操控自如,開得夠快。開快車的難處不在直路的高速,那只要克服恐懼,夠無知夠笨就可以了。開快車的挑戰和樂趣往往在轉彎處。

先假設我們在跑道賽車。轉彎通常是連接兩段直路的地方,想要全程的平均車速高,進彎的速度就要夠,出彎的速度越快越好,以便在接下來的直路開得更快。

假設進彎前是直路,車手正全力加速,那麼要在離轉彎前多遠開始煞車呢?八十公尺嗎?五十嗎?一般上煞車越遲,就越能保持直路上的高速,全程的平均車速提高一點,耗時短一點。但倘若煞車太遲,就算沒撞也好,反而會因為慌張而使車速銳減,過彎慢了,出彎也慢了,弄巧反拙。所以何時煞車,煞車器踩多少,何時放開,放開多少,何時轉動駕駛盤,轉動多少,車手只有一眨眼的功夫決定──通常進彎時是沒功夫眨眼的。

如果進彎順利,過彎時只需要微小的調整。但若進彎速度不當,車子轉向不足或轉向過多,就得修正。轉向不足要撞牆了,車手反而要克服本能反應,擺正駕駛盤駛向牆壁,以便盡用兩個前輪的抓地力同時煞車,再減速以後重新轉彎。如果車子馬力夠,厲害的車手可以不煞車,控制油門讓車子甩尾過彎,說快是不快,但絕對夠帥。如果車手察覺車子轉向過多,他得及時把駕駛盤擺向和彎道相反的方向,再以油門控制轉向出彎。車手只有一眨眼的功夫做這些調整──通常過彎時是沒功夫眨眼的。

出彎好像比較容易,看到直路大踩油門不就是了嗎?亦不盡然。在車子還沒擺正之前已經可以漸踩油門,越早加油出彎,到直路時的車速更快。車手得決定何時踩油門、踩多少才恰好在輪胎抓地力的極限。我曾經在臨出彎前放開油門,車子重心前移,車尾一輕抓不住路面,車子就打轉了。我也看過新手開RX-7,一看到直路便大踩油門,車子沒擺正前還有離心力,只有外側的輪子抓地,他的三百馬力全加到這一個輪子上來,輪胎打滑,他就旋到石堆里去了。這通常在電視上才看到,我近距離“欣賞”過。如果都做對了成功出彎,車手就有時間眨眼晴了。

眨眼之後,又得面對下一個轉彎,以及隨之而來的一系列決定,每一個都不容猶豫和拖延。也許,他們也用同樣的態度面對人生的每處轉彎。

《思想致富》的作者拿破侖.希爾認為,拖延是導致失敗的主因。面對重要的抉擇是甚有壓力的事,因為萬一做錯決定就必須承擔後果,逃避壓力最方便的法子,就是拖延決定──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可是,沒有犯錯的風險,也沒有做對事情的機會,生命因此停滯不前。像來到轉彎前因為擔憂出彎後的光景,乾脆停車。

有的人不是刻意拖延,只是猶豫,他們也是對未知怯然,但明白做決定遲早必要。他們在轉彎前猛力煞車,安全第一的慢速過彎。出彎時,總看見前面的車已經走得很遠了,才懊悔為什麼剛才不開快一點。而在他前面的那位車手,早忘記這個彎了,雙眼緊盯著下一個,甚至下兩個彎。

成功者的其中一個基本特質是能夠當機立斷,先決條件是目標鮮明。車手清楚自己要最快到達終點,因此必須果斷的煞車、快速的過彎。更重要的是,無論自己進彎是太快還是太慢,行車線精準與否,出彎之際,所有的錯誤都已成歷史,迅速吸取教訓後,這個彎就在倒後鏡里消失了,要征服的,是前面的彎路。

也許喜歡開車、擅長開車的人會自然的把這種決斷力套用於生活上,他們受不了婆婆媽媽拖拖拉拉的人和事,會主動去主導事情的發展,散發領袖魅力,漸漸的走在所有人的最前面。敢開快車的人,多少有些近乎瘋狂的冒險精神,而且自負,據說這種壞壞的特性是很吸引女生的。

也並不能說開車開得好,人生就會成功,那似乎不邏輯,因為成功還有許多其他因素,我只是指出成功者和快車手共同的特質。開車可以訓練,當機立斷的習慣也可以。我曾經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設定了生活和事業上的目標後,面臨抉擇時總是有意識的逼迫自己及早決策,久而久之成了習慣,再也忍受不了自己婆媽。

開車反而是後來的事了。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周若鵬‧2010.11.14

 

飛車成功學 | 星洲日報 14.11.201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