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找一瓶竹叶青

Busy bar shelf

上海性商店的虎鞭酒
不曾听说,嘱我问
街头过路的二锅头
然乡音过重,只依稀听说有
并遥指一醰酩酊的酒鬼

酒鬼呢喃,没谁帮口
女儿红只剩古旧的名字
忙着思辩胸围的解或不解放
壮元红在新制度下量产
托着餐盘苦寻温饱的去向
茅台发火了,太烈的谩骂却不对题
花雕不敢插嘴,洒落热锅
只发出咬牙切齿的嘶声

我寻访更远的路程
自醉的清酒未听罢已坚拒道歉
闭一眼就挡住历史
伏特加在飙价的凛冬无法保暖
逃亡成美国的品牌
XO摆在高傲的股市顶峰
正和香槟庆祝丰收,草草打发我
去问葡萄酒,在玻璃杯中贵族样的旋舞
以酒窖的冷度说我只配问啤酒
而啤酒相类似的方程式
从百威皇帽老虎到武夷夏门西湖
从何着手?
路过深夜不眠的酒吧
特奇拉一敲桌子如当头棒喝
劝我罢手

悄声说知道竹叶青的居然是
一瓶清水,一口竟闻到芬芳的绿意
发现自己薄薄的影
在清水里
越显清晰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