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学

把我两个孩子的名字排在一起,乍看以为父母崇尚玩乐主义。哥哥叫兹行,弟弟兹乐,不就是及时”行乐”吗?父母常把自己的期许贯注在孩子的名字上,那我是希望他们玩世不恭了?

不,是认真的玩。

依据族谱,我孩子这辈得用”兹”字。这名字不常见,意思是”这个”、”现在”,下来一个字该用什么,实在不好想。我希望小孩会成为成功的人,至于成功是什么,那得由他自己定义。当时我为了事业读了好些成功学的书,成功之匙各有各说,倒是对于失败者的通病各家多有共识,就是拖延。只有及时做决定和果敢行动,才能向目标迈进。大多数人害怕承担决定错误的后果,所谓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得过且过就一辈子了。我自己也是个优柔寡断之人,是在读书以后常常逼迫自己早做决定,事业才有所进展的。

所以我为大儿子取名“兹行”,提醒他也提醒身边的人凡事及时行动。兹行不到两岁就已经能说完整的句子,是个很聪明的小孩。这样称赞自己的孩子好像有点厚脸皮,但美国发明家巴克敏斯特·富勒说过,每个人天生就是天才,是生活让他们变笨的。小孩的生活由父母塑造,认为自己的小孩不聪明,那就是父母的脑筋有问题。

兹行自尊心强,好胜,不能接受想不通的事情。他一岁多时,我变钱币从手心消失的魔术给他看,他的第一反应便是查看我的另一只手。连话也还不会说,基本的逻辑思考经已具备,胜过一些大人。当他发现我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钱币时,他就要对我搜身了。玩游戏的时候不能输,输了就不能停,累得大人们故意“放水”。到他年纪大些,才勉强接受游戏总有输赢,但他还是很享受玩西洋棋时把三岁弟弟的棋子吃个清光,然后高呼胜利。

次子出世时,我已是江郎才尽。“兹”后取何字,实在想不到,只好假装大方,对太太慧仪说:大儿子的名字我取,小儿子该听你的了。慧仪想了想,取名“兹乐”。当时我想,“当下快乐”这名字很合适,追求成功的过程还 必须是快乐的,生活才有意思,当时我只是这么想,还没有更深一层的体会。兹行常常为一些小事执着生气(我自己也是),两兄弟的名字正好可以互相勉励、提醒。又三年后,兹乐三岁,他果真就是全世界最快乐的小孩。

也是在兹乐近两岁的时候,我也对他变同样的魔术,他的反应和哥哥很不一样,咔咔咔的笑个不停,牙牙的说:“还要!”随手就拿来个什么小玩具,要我再变一次。我变不见了,他又笑嚷:“还要!”又再拿来一件东西。我在心里默数,他一共让我变了二十几次,才满意了,我才能在他跑开以后,收拾背后的一堆玩具。他也不计较为什么东西会无端消失,他就是看着好玩,他就是看着高兴。他可以下棋输了满盘,还和对手(通常是哥哥)一起喊“嘢”,游戏的过程他尽情投入,结果一点都不在乎。他的笑颜感染了身边每一个人,我从他身上体会了一些生活的道理。

我偶尔会寻思生活的意义是什么,其实很简单吧,我们希望孩子怎样,自己就该怎样–不外是健康、快乐、成功。能快乐的做自己爱做的工作,能服务人群,那就是一种成功了。而且要当下快乐,不是赢了一场比赛之后,不是赚了一百万之后,是当下快乐。这快乐是有感染力的,身边的人也都会快乐起来。 所以我觉得,我的三岁小儿子堪称全人类的典范。

我自小所受的教育,就是“勤有功,戏无益”的那套,对玩乐总有罪恶感。但是做喜欢的工作,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玩乐一辈子了吗?我原本以为“及时行乐”有负面意义,现在明白了,那得看你如何行乐。花天酒地那是负面,但倘若我埋头写作快乐,那就正面了,那我当下就该埋头写作了。这和消极的“玩世不恭”是两码子事。所以我说,认真的工作,也就是认真的玩乐!

我希望两兄弟记得,向自己的理想迈进,要懂得“兹行”。而在这过程中啊,要懂得“兹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