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Bus车上

我出生在Bus车上 一如我父母
对颠簸的行程习以为常
半世纪来司机只换了几次
乘客大致一样
依服色
分列而坐
我坐这边 另一边
全是残障保留席

我的车票一样是蓝色
从不计较何以得多付车资
为残障席添置拐杖和轮椅
为什么还有人逼我感恩呢?
是为了更新车长合约时
才分到的饼干矿泉水吗?

邻座乘客不时叫嚣
控诉我寄居在他们的位子
呼吸了他们的空气
司机冷笑
抛一把短剑
斜插在座位中间
刀刃两边映照着嫉愤和惊惶
我方总有代表挺身夺剑
自捅大腿
像上次把抛来的汽油弹
抢在裤裆中燃爆
在火焰中协商
非残障乘客的地位

Bus如常行驶 司机稳坐车头
方向不明 有谁问起
就特意行经预设的大型看板
从夸大万能的马力
到宣传乘客的团结
鸦片般麻痹汽油将尽的事实
齿轮磨损电箱失灵
五十年来还没谁学会修车
对於维修的预算远超Bus的市价
司机表态将会追究
趁我们冷笑之际再抛来炸弹
乘客在炸开的丑闻中聋盲

其他Bus加速前进
混合动力 轻快无烟
我们的乘客只忙着申诉
按人数比例瓜分仅余的汽油
喊着不会消失的口号
在别人的后视镜中快速消失
我举手发言,他们叫嚷
不喜欢就跳车回家

原以为安稳的地方才叫家
但我出生在这颠簸的Bus上
出生的地方就是家吧?
其他乘客在宽阔的座上
企图否定我原就狭窄的位子
我举手 想说我也帮忙擦拭车窗了
请看看窗外开阔的风景
有人开窗想把我丢出去

如何爱一辆随时想赶我下车的公车
像家暴中长期被虐
报生纸身份证齐备
却硬被指作大地的私生子
有的朋友径自跳车去 总有Bus乐于接应
有的还在原地 对自己的车票执意与质疑
等邻座有人伸手过来
还是我们伸手过去
司机不时回头
随时准备干预

2010.08.3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