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霸

 我不看足球,但万不敢小看足球。今年敝公司想办产品推介礼,大家都劝我们避开世界杯。“你不看足球,可是看足球的人看不见你。”

记得有一场世界杯,地点和马来西亚时差不大,当时我上某政府大楼 拜访客户,却见办公室空无一人。我正纳闷,忽听得一响惊天地泣鬼 神的“Goal!”从会议室传来,轻轻推门一看,全部公务员在里头用 投影机看球赛,主管有点不好意思的出来招待我,然后好意思告诉我 他在忙,事情下次才办。

我还听说朋友赴一场和球赛“撞期”的婚宴,不只受邀的宾客没有 到齐,在场的都心不在焉,频频看手机,那年已经能在手机上看球赛 了。主人家在台上敬酒,台下竟只有半数人懒懒的回应。突然,几个 客人跳起来,亢奋的叫道:“Goal!”

我想新娘从此会对任何球型物体恨之入骨,家里严禁圆形,锅子也要 四方的。

赛事地点如果和本地时差太大,日夜颠倒,我们这里便突然多了许多鸦片瘾发作的人,终日游魂,到半夜打起鸦片战争,又生龙活虎。这样一来,直叫国民生产总值下跌几个百分点。可是,如果把非法赌球也算在内,GDP就反而大幅弹升了。听偏门的朋友说,大马虽小,下注总金额却排名十大,哪个球队要不要胜出,老板还得问过大马赌客如何下注,不然球员断手断脚也未可知,根本没有所谓公平比赛。听来夸张,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其事。

如果连高利贷的业绩也算,GDP就要冲破云霄了。就算不能算,也会带动红漆、火水、铁链锁头、巴冷刀的销量,依然於国家经济有功。

我对足球的看法和很多女人一样,就不明白一堆男人追着一粒球,全 场跑来跑去,整个小时也未必踢进一分,到底有什么好看。有的球迷们可以深入浅出的和你谈战术,把球技说得生神入化,而实际上连足球也没摸过。有的连哪位黑人球员左小腿上有指头大的胎记也清楚知道,你倒问问他母亲哪一天生日。

不过别选决赛当天问,他可能连老母是谁也不记得,气死老人家,大耳窿的刀还没亮出来,就闹人命了。

文刊于星洲星云,2010-06-11,编者把题目改为《不敢小看足球》。:) 我也明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