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虚此行


image 在诗歌朗诵比赛成绩公布前,我代表由刘育龙、曾振铭和我组成的评审团讲评表演技巧,"不虚此行",我说了两次。

这场瓜拉冷岳县中学组的比赛,在万津的美以美国中举办,离我住处60余公里,得在慵懒的周六清晨六点起床,确保有足够的时间迷路。一路上,不时后悔为什么答应这件差事。可是,从初中组的群朗表演开始,就让人精神振奋。

许多组合的同学们都表现优良,我个人最欣赏的一组得第二名(陈颖思、陈慧佳、苏佩诗、郭欣美),朗诵田思的作品《心灵捕手》。诗本身浅白易懂,本来就很适合朗诵,内容也是年轻的表演者本身能理解共鸣的,因此语调表情肢体语言都显得自然。同学们尽用了群朗的优势,声音此起彼落,队形稍作变化,生动的表现诗中活力。他们使用重叠声效的技巧恰到好处,能收画龙点睛之效。指导老师张素冰尚嫌同学们不够投入,也许因为大家都没玩过垒球吧。

其实上述技巧各组同学都有用上,唯各有瑕疵,有者选材不当,小同学无法体会诗中感情,技巧流於表面。比如《我爱,归来吧,我爱》,冰心于1928年对祖国(指中国)的情怀,2010年的初中生真的很难掌握。有者技巧泛滥,喧宾夺主,如《外婆家真好玩》,重复的音效过多,变得吵杂。另外一种常犯的毛病是没有铺陈全诗表演的层次感,没有起承转合,无论一味悲情还是一路愤慨,观众逐渐会觉得沉闷,甚至有压迫感。

image高中组第四名廖悦靖朗诵《忆外公》,情绪由浅而深而悲,再从思念的悲泣到释怀的破涕微笑,就是层次铺陈的良好示范。可惜表演者情感决堤,评审们觉得逾越了表演的界线,让观众不安。就好像明明在看舞台剧,台上演员亮真刀真砍人流真血,观众们就要逃跑了。还好她最终勉强收回情绪,流了真血还能快快包扎伤口。值得一提的是《忆外公》是同学特别为廖悦靖的表演而作,是作者第一次写诗。我遇到作者,调侃道:“如果我只听廖同学朗诵,不读原诗,我会觉得写得不错呢!”

镟朗诵邢诒旺的《家书》,在她开腔以前我就先在心里打了折扣,因为我先入为主的认为选诗不当,因为诗中表达对生活的无奈,而诗人又拒绝承认其无力感,我不相信一个年轻的高中生可以体会,更甭谈表现。可是张镟很快就进入状况,感情拿捏甚准,甚至某些部份的快速转变,比如在两行内从“生气”变成“珍惜”,她也能转换自然。在诗中主角讲电话的部份,她恰当的增加很口语的独白,突显生活的味道,自然的语调也帮助张沐镟入戏。原诗未句“虚无是一个回家的幽灵”,张镟稍顿以后再加一句“我不是”,让虚无感欲盖弥彰,是神来之笔。

陈廷如表演舒婷的《在诗歌的十字架上 》也给我同样的惊喜,诗中的矛盾和挣扎也应该远远超越了一个中学生的生活经验,可是陈廷如的表演流畅,层次分明,末段从挣扎转变为坚定的演技恰好到处。比之镟,我觉得二人不相伯仲,只是选材上的差异而已。舒婷的诗比较白,比较容易表现,《家书》的情感比较隐晦,表演难度较高,更让人惊喜而已。除了学生本身有才华,指导老师张素冰必也劳苦功高。

image 我在多场其他比赛所见,当参赛同学选用距离他们生活经验太远的作品时,通常处理得很突兀。像刚看过吉隆坡国中第三届华文嘉年华会的比赛,谢佩君朗诵陈大为的《甲必丹》,历史也许太沉重了,她只捉住了诗中的考题。另外,钟颖绣朗诵余光中《与李白同游高速公路》,高中女生实在表现不到老男人和老友喝酒发牢骚的感觉。她的整体表现都好,仅以微差败给朗诵纪弦《四十的狂徒》的同学。那位同学也许在各方面都比钟颖绣略逊,但竟能演出诗中的狂意,殊为不易,能掌握诗本身的精神的表演者,评审们认为应该鼓励。遇到有人选择难於表现的诗作,还能成功演出的,我都格外欣赏,尤其当大多表演者都倾向选择“安全”的题材,诸如母爱、童年等,不然就是选容易表现的情绪,多是忧伤、愤慨类。

真正难演的是内敛深沉的感情,自己若不能先对选诗有由衷的感动,是做不到的。能把诗中澎湃的感情抑压着表演,又更上一层楼,像为情感建堤坝,观众面对冷静的堤墙,却清楚背后就是浩浩江水,不晓得会不会决堤而来,最后是观众自己先哭了。我说的是全国中学生诗歌朗诵比赛表演余光中《母难日》的那位女同学,我很懊惱没把她的名字记下来。我连回想起来,也有想哭的感觉。感动的不只是我,还有张瑞慈,这是我在尝试在网上寻找那位同学的资料时发现的,和老师、评审们谈起,看过的都印象深刻。如果有谁知道那位女同学的身份和联络办法,烦请告知,除了要在此表扬一下,再有表演的舞台,也希望能给她机会,也给观众多一个机会。廖悦靖尤其应该来观摩一下。

我要说清楚的是,作为评审我并没有排斥“安全”的题材,反之,我们向来鼓励选择表演者生活上熟悉的内容,比较好掌握。可是,如曾翎龍所说:“传统、样板式的表演,缺乏亮点。”这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如果语言语调能力强,就在那50分里头占优势。这是比赛规则的考量,原也无可厚非,但倘若能做到翎龍所说的亮点,不就是画龙点睛了吗?这就是创意了。

在华文嘉年华会的比赛中,翎龍很欣赏吴志勤,据他说是以前初中组冠军,当时朗诵的作品是《魔术师》。我个人不太看好吴志勤的表演,觉得选诗不当,人长得瘦瘦高高的,怎么瞪眼也没有项羽的将风,带兵打仗和在电脑游戏里纠众厮杀毕竟不同。说他朗诵《魔术师》得奖我倒毫无异议。诗中有问:“乌江过不过?”翎龍提出几个建议,吴志勤能不能拿起麦克风在台上走动,表演“过、不过”的感觉?能不能走到舞台边缘,假想前面就是乌江,也许假装踏空让观众紧张一下。这些都是创意,是在如砖墙般密不透风的比赛简章里崭露的青苗。就算简单如欧阳佩仪朗诵顾城《生命幻想曲》时以击掌表达雷鸣,也都是让人惊喜的创意。

image 谈到简章就必须称赞一下这次华文嘉年华会,呈现方式规定“不可吟唱,除了一、二句关键句子。”“不可使用方言和其他语言,除了一、二句关键句子。”从前是只有“不可”,没有“除了”,还有很多地方的比赛也仍未解禁。过去有的诗人认为这些规定限制了创意,因而抗拒评审工作,我也不喜欢这种限制,但总觉得诗人已是稀有动物了,筹委老师们要找评审不容易,自己能帮就帮。现在看见教育界的朗诵比赛开始转变,开放多些创意空间了,我乐得很。

这些简章的规定,原意是让参赛者们在相同外在条件下比赛,比如都“穿整齐校服”、“不可使用道具”等。那么,就不会有谁在服装道具砸钱,以“高成本”制作撼倒“低成本”的。出发点对,但其实不必,因为评审项目中只有选材、技巧、语音和语调,技巧的范围专指朗诵,就算道具使用考虑在技巧内,也要看使用得不得法。如果吴志勤这位瘦瘦的“项羽”在台上舞起剑来,必然不像话,我就要狠狠的扣分。他扮魔术师吞剑,我会乐得鼓掌,却不会加分,因为那是魔术技巧,不是朗诵技巧。就算有人砸钱穿名牌搬道具找百人伴舞吧,我敢说,还是《母难日》胜出。希望主办单位对评审们建立多些信心。

比赛太多,无法尽录,表演者或指导老师有何意见,我们可在讨论区交流。各位同学,再接再励,我希望能办一场活动,让有才华的同学在校园外的舞台表演。看到这些同学们,总让我笑叹写诗这条路,还真是不虚此行。

PS: 黄建华转告,《母难日》的表演者应该是丘淑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