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

你的笑声清脆如溪流
自时间上游 流经我居住的城市
时我正忙於砌砖 建构想象的高楼
没有察觉身后
流水淙淙的错过

我的夜空如此寂寥
当我耽於调节月的亮度
执着的编修虫鸣的音符
星星趁机遁逃
下凡的光束在你掌心
幻作悠然远游的粼粼波光

也许终会发现你
若我已是个垂钓的老人
钓丝沿着水面的皱纹
探听喧嚣来去的笑意
并在下游静候
那必须放走的游鱼

2009.04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周若鵬‧2010.01.24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