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

从地狱回来
他正面逼视死者的眼睛
只是左眼 右眼已和碎骨
揉入血色的国土

无罪
有罪的是被谎言鸡奸的证据
反复无常的供证 生死未卜的证人
地狱之火把无所依附的阴谋论烧作飞灰
遍洒成部落格中被囚禁的文字
良知是累赘的脂肪 燃烧殆尽
才能飞升权力之颠
从地狱回来
从此天理和
毫无关系
2009
2012.04.01 刊于星洲日报文艺春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