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美,除了美什么都不是

选美肤浅,着重的只是皮肤上的事,什么问答什么才艺,也不过为了政治正确,假装重视内在美一下下,看美女耍杂技增加节目娱乐性。

这些都没错。爱美是人的天性,爱美女是男人的劣根性。问题是选美鼓励某些女人的脑筋全部都用於外在,头壳剩下的空间就只好长草。这样的舞台长年累月吸收日月精华,终於爆出一个新加坡小姐刘依敏。“色即是空”从此有了新的意思。

“我不怕丟臉,只要出名”刘依敏说。星洲上读到的,所以不知道她是用华语说还是支离破碎的英语。如果她盗刷信用卡是要买“跟我学英语”CD,公众不知道会不会疼惜她多一点。其实英语发音只是小瑕庇,你且看她整体应对的神情和用语,内涵如何瞒不过人。

我少看选美,因为最不忍心看问答环节,为撰此文姑且看看,其中新加坡佳丽居然说鱼尾狮是近年绝种的,突然发现你喜欢的绝色都是稻草人和空心的吹气娃娃,会重创心灵,晚上会做恶梦,连续七天不举,怀疑自己有同性恋倾向。我自以为观人入微,后来发现气质这回事在漆上三寸厚的化装品后,吴君如可以看像苏小小。

选美本来只是一场表演,但它所推崇偏差的价值观,肯定在社会蔓延。一些女性朋友(当然不能说准是谁)薪金烧掉大半烫头发美容化装修甲买手袋衣服鞋子,好像天天在选美,但是就不买一本书(时尚杂志不算),连报纸都少看,生怕文字会卡住脑噎死。结果怎样呢?有很多赏心悦目的活动布景板美化市容,但你实在不想跟木板交往。

当然有木板女就有木头男,因为男人的要求原始,就会有女人肤浅的呼应。所幸必有例外者,人间尚有希望,我很荣幸认识一李姓朋友,是数场中小型选美美后,绝对不是空心。我怎么知道?因为她是我的读者。

 

星洲副刊型时代2009.1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