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热血如发线
缓缓退潮
晴天从心底
升过头顶
普照的艳阳
只是只渐渐泄气的气球
漂落远远错过了长长的身影

越来越喜欢脱衣
展现日益松弛的时间
取代情话
裤子也是
且让它垂在椅上
自在的陪着桌灯
无所作为

生活在每个毛孔
都刺了凸字
喜欢在你身旁
书卷般的摊开
读不读 其实随便
偶而轻抚肩膀
一首诗就粘在掌心

以后火化或入土
都难免穿着衣服
趁还能自主
尽可能为你
裸露

刊于南洋文艺2009.12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