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

“来一场比赛!”父亲手划动着水,向儿子挑战。

“好!”儿子应道。

说着,父子游到泳池一边。父从一数至三,两人即弹向对岸。

儿子鱼般前游,犹如在水面滑行;父亲则卖力的游着,汗水已和在池水看不见了,一同飞溅成灿烂的水花。

儿子正比父亲领先一个头的距离。他十分清楚自己稳操胜卷,但他斜眼看见渐被抛离的父亲。是父亲教他游泳的,四岁时,父亲第一次带他到这个泳池;他记得,那次父亲取消了一项会议。浸在水里,那种被包容的感觉,从此愈来愈清晰。

儿子开始慢下来。

儿子松懈了,父亲想。于是,他更起劲的往前冲,不一会,就越过了儿子。父亲只得意了一阵,直到他领先儿子半个身子为止,因为他知道,儿子只须再稍使点力,便能轻易追过自己。可是,儿子没有。父亲也逐渐慢了下来。

当慢至二人平行时,儿子感到诧异,父亲真的衰老了?然后尽量不着痕迹的减速。父亲见儿子又慢了下来,心里十分明白,不禁心头一酸。眉一皱,脸上的岁月更显历历。遂也把划水的动作放轻。

旁人开始好奇,怎么起初疾速前游的二人,忽然慢得像初学者。

慢得让两人有许多空间,容许回忆如潮涌入━━父生日儿打破扑满买蛋糕、藤鞭侍候以后父亲别扭的慰问、父动用积畜买下电脑作为满分的奖励、父亲从财务公司回来后告诉儿可以申请英国大学…

突然,儿子奋力前游,直冲对岸,霎眼就到达终点。父亲这才加速,尾随而至。

儿子蓦地非常清楚,父亲半生的冲刺,本来就不希望自己先到对岸。

阳光下,父子相视,笑了。

星洲日報/副刊 2009.12.07

從《通報》、《生活報》到《中國報》       ──大馬一代報王周寶振最後的48封電郵(平裝)
從《通報》、《生活報》到《中國報》
──大馬一代報王周寶振最後的48封電郵(平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