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逃者

今晨的时间和昨晨的气候不同
他穿上陌生的名字醒来,头发右边分界
脸孔未变,墨镜和口罩低头穿过人群
掩护被多雨的季节日渐稀释的记忆
每处都有缓缓扫描的电眼 他无法停息
疾行的场景切换如剪接错乱的菲林
不能被认出更不可以被熟悉
追缉者是谁,他却许久许久
想不起

风景总在酒杯后失焦
昨夜睡去的女人和今早醒来的床铺无关
信用无可追踪 爱情必须现金交易
思念不过是即用即换的手机号码
戴上摇滚的配乐 催促疾走的脚步
闪入一栋摩天大厦走出一条百年老街
离开一座庄严的庙宇遁入一家荒唐的夜店
衣冠楚楚的白领和邋遢褴褛的乞丐
以同样狐疑的眼神蚁般爬进他的皮肤底
玷污不安流动的血液 骤升的体温
焦燥的寻找渲泄的甬道
他偶而羡慕行程明确的旅行团
当拉面抑或意粉疲累了味蕾的版图
他想象这是不断的假日旅行
而每个景点都不许拍照留影

直至一天他在斑马线彼端
乍见同样闪烁着空茫的眼神
惊愕如相撞的黑洞
他发足狂追 他奮力奔逃
追过慵懒的咖啡座撞翻沉思的桌子
穿过集散的旅客推到几个交谈的路人
在来往的车流中他终于被时间撞倒
他掐着他的脖子歇斯底里的哭问你到底知不知道
你为什么
在逃

14/10/2009, 7:42 AM

原载南洋文艺

0 thoughts on “在逃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