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凉贼

打开抽屉,掏出替换的衣裤,准备好肥皂洗发液,都搁在床上。

跟着,开门走出,若无其事的沿着长长的走廊走到 凉房外的饮水器,按钮低头,边喝水边侧耳细听。

洒洒的水声,不行。

迈斯走过,对我打招呼:“嗨!干什么?”

“喝水呀!”

我走回房里扭开电视,一面漫无目标地换了十来个波道,一面看时钟。不久,就耗去了半小时。我于是又出门喝水,这次再没听见水声。

我高兴的奔回房里,一把捉了准备好的衣物,探头出去,见走廊没人,一关门,就快步跑到冲凉房外,探头进去,也没人,才蹑手蹑脚的步入。

里面先是盥洗盆,接下来是厕所,最里面才是冲凉间。供挂衣物的钩子设在冲凉间外边。我把衣裤毛巾挂好,正要脱衣。

彼特走进来,扭开水龙头洗手。我深深的吸一口气,胸口胀胀的,有点无可奈何的往外走。

“嗨,鹏 冲凉吗?去哪?”

“喝水。”我简单的答。

于是,我在饮水器旁不住的灌水,直到彼特从里面出来。

“为什么常常看见你在喝水?”

“有益健康,不是吗?”

他笑笑,走回他的房里。

我疾速奔回冲凉间外七手八脚的把衣物除去冲入冲凉间,然后快快把那唯一能使冲凉间与外界隔绝的门帘拉好。

这是间不太大的冲凉间,想来可容八人。一穿过门帘即可看见六个水龙头,一列排开在面前,水龙头与水龙头间,一层薄纱也没有。

我选了最右边的水龙头,扭开,热水哗啦哗啦的洒在身上,像按摩,好不舒服,使我暂时忘却刚才的麻烦。正在享受的当儿,忽听见外边传来声响。我心中嘀咕:“该不会是也来冲凉吧?”

过一会,不见有人闯进来,我松了一口气,继续享受我的热水按摩。

十五分钟后,我满意了,正要关水龙头时,又听见外面有人谈笑。也许多冲五分钟也不要紧。

一阵子后,扭紧水龙头,再次侧耳倾听,确定外边无人,才急急的跑出冲凉间,匆匆忙忙的擦干身子,穿衣,完毕。

只觉似过了五关斩了六将,心里有一点点叫人振奋的成就感,也有一点儿疲累。有些许口渴,于是慢条斯理的走到饮水器旁,喝了几口水,然后大模大样的回房。

冲个凉像做贼一样,可是这种贼每天都得做一次。

不论是谁,我得感谢在冲凉房外装饮水器的那个人。

1994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