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不住妳的名字

 我記不住妳的名字
妳佻皮的眼神在挑撥我的記憶

我記不住妳的名字記得相識的樂廳
觀眾席中妳的輕吟偷偷游入流離的琴音
我是笨拙的漁人
明明網住了百轉千折的游魚

我記不住妳的名字記得偶遇的民歌餐廳
妳趕赴一場合唱,地點只說附近
談話如蝴蝶飄忽優雅地搧開我的問題
動心的捕蝶人錯撲薔薇叢裏

我記不住妳的名字記得再見的晚宴
席中妳就在身邊獨唱,四座皆屏息
我驚覺原是不善酒的詩人
千杯以後仍喝不醉
卻也不清醒

我記不住妳的名字,妳含笑拒答
還有什麼更殘忍的懲罰?

1999.12.2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