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单

 好几年前,一位律师朋友跟我说另一个律师朋友的故事。我不记得谁是谁了,正式供证的话,也是可以忘记的,好像克林顿那样,更何况我是真的忘记人物了,只记得事情,打死忘不了。

“他刚当律师时,初次要为客户上法庭。他尽心尽力的准备,信心十足,那次横看竖看道理都在顾客这边,他对顾客说是十拿九稳的。”

“到了庭上,和对方律师抗辩一番后,他始终觉得胜卷在握。对方律师向他寒喧两句,不禁显露了对菜鸟的不屑,问:你真的以为你会赢吗?”

“他说:道理显然在我这边。”

“对方律师冷笑道:道理是一回事,那你查过名单了吗?”

“什么名单?”

“对方律师大笑:你自己去查吧!”

“官司他莫名奇妙的输掉了,输给一张什么名单?他后来东探西问,所谓的名单未必是一张实体的纸,只是资讯——关於法官的资讯,哪一位肯收钱,哪一位不收,收钱的什么案子什么价码。”

“你记得前阵子的虐佣案吗?女被告当庭无罪释放后,发生什么事?”

我说记得,法庭外她的丈夫献上大束鲜花,迎接她回家,记者卡嚓卡嚓的拍照,报纸上看到的。

“问题就在那束花。”

哦?

“法官即将下判,她丈夫理应非常焦虑。他凭什么预先准备了花呢?”

我心跳突然加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故事。

真有一张名单也有好处吧,地狱使者抓人方便。

 

0 thoughts on “名单

Leave a Reply to Sophia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