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K

justice, statue, lady justice

只有刁滑若此
才能在像素与像素间的


插入整座法院般大的谎言
口气之狂 隔着电话也把法官顶上的假
发吹落
打包全城律师的哗然控诉
只用了半张报纸

    Video Kamera kannot kill me
    I kan lie with my eyes open
    I kan lie with my eyes closed
    I kan lie with my konscience censored
    I kan even lie with my mouth closed

瞪眼说瞎话还不算什么本事
煎皮拆骨烧成灰 连灰烬也还能坚称
    Looks like me, sounds like me…
只有资深若此 才盘算清楚了
灰烬逍遥物外之时
案件犹未审结

我们突然明白了漏水的原因
法院屋顶的千疮百孔像千百张咀
如此回响着这迟来的顿悟
    Very Korrect, Korrect, Korrect

2008.08

刊於星洲日报文艺春秋

后记:经反贪痿会“调查”,结论是无人滥权。请大家重温以下短片,万勿忘记现在的国阵政府,怎样容许邪恶持续发生。

2009.10.22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作品吗?
请我喝杯酒,买一本诗集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