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我不往

前言: 我明明记得在分手的时候,已经把所有的书信礼物一一焚毁,诗作档案通通删除。多年后,竟在旧文件夹内与诗重逢,不胜唏嘘。我保留了繁体字,希望留着一些当年的味道。相信这首诗不曾见过天日,事过境迁,无妨让一些平复了的回忆,出来透透气吧。

等待是錄像機的慢鏡
扭曲的聲音僵硬的表情
緩緩 緩緩的時間把原本相連的片段
拉開 開得毫不相關
一個畫面 懶懶
復一個畫面 懶懶

(蜘蛛開始織網
一絲一絲…)

案頭的詩經執著地呢喃一種心情
  子寧不嗣音 ?
 

January 30, 1996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