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常

前言:我明明记得在分手的时候,已经把所有的书信礼物一一焚毁,诗作档案通通删除。多年后,竟在旧文件夹内与诗重逢,不胜唏嘘。我保留了繁体字,希望留着一些当年的味道。相信这首诗不曾见过天日,事过境迁,无妨让一些平复了的回忆,出来透透气吧。

淩晨誰輕輕
輕輕的為含羞的垂柳
戴上一串露珠?
空氣裡滿溢我眼神的羡妒
和祝福

不信任蝴蝶的飄忽
對花的叮囑重復了一個上午
白天盡在太陽的熱忱下感傷
關於它和月兒永遠的追逐

在寒風裡哆嗦了漫漫長夜
只為思索
誰為誰摘下了星星
誰又疏忽了誰的心意
終紛飛成林間的流螢?

別問吧, 子寧
我碰上了什麼問題
解決的時候
我會握著妳的手﹐緊緊

4-25-1992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