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呂育陶的诗不能用来创作魔术

为什么呂育陶的诗不能用来创作魔术

我绝对不是贬低魔术,浸淫数年,它肯定是一门高深的表演艺术,只可惜多被误解和滥用。魔术和文学的 领域大相径庭,在观众或读者心目中的定位畢竟不同。

我后来是在自己的拙作中找到魔术能配合的部份。《速读》和《报变》诗眼处用了比较容易处理的意象, 即是雪和火。先看《速读》

…
趁头条倒塌为专题收缩成随笔
到无所谓提不提
必须速读

谎言纷飞成冬雪
冬眠本是生理时钟,一夜间
又浪静风平
细胞的梦呓渐渐僵硬
在你我脑死以前
必须速读


很巧的,《速读》末二段从报章写到冬雪,正好和传统的魔术套路“暴雪”契合,只不过“暴雪”是把白纸变飞雪,我则改用报纸。而且,诗中整个变化耗了四行,和吕育陶的节奏相比,这是龟速,我有足够时间拿道具撕报纸揉成一团变作飞雪还能摆姿势装帅。

...
我步入平静的办公室
冷气,很冷
昨夜的烈火真在这里烧过吗?
椅子无奈的坐在原位
秒针追逐虚拟的截止时间
新鲜赶制的真相还贴不稳纸张
就被不识趣的民间野狗衔走
边走边抖落的文字
休想用纸包火!

- 《报变》 周若鹏

《报变》末句用火,火是在魔术世界里常用到的,不难联想到“火书”魔术。首二段以朗诵为主,最后火光突现,希望带给观众惊奇,画龙点睛。

《速读》和《报变》的主题都较为沉重,最好能在中间加插一段轻松的表演,缓和一下观众的情绪。于是我便致力寻找比较幽默的诗作:

用很贵的入口春药
维持高举的假象
冲刺欢呼,拒绝考虑
高潮可能是假装的
翌日就街知巷闻了
疲软……疲软……

- 《股市》 周若鹏

诗中意指何物何须赘言,魔术界中棒状用品甚多,首推魔术棒。我把传统的“软棒”套路套在此诗上,请来喜感十足的吕育陶配合演出。后来听说众诗人偷看了我醉后遗漏的魔术箱,育陶大概学会了魔棒变软变硬的秘诀,在最后一场动地吟脱线演出,拒绝变软,他说:“我疲软了九场,这回怎样也要硬一次!”全场笑倒。

至於为林金城《姿势论》配合的魔术,则是灵光一闪而得。

一躺就是多年
姿势不变
才能显现出五年一次
惊天动地的小变

- 《姿势论》林金城

开会谈到这首诗,我立刻联想到一个让人卧着悬浮的老戏法,而其秘密最后是要自行揭穿的,以博观众一 笑,和诗末“小小的站起”句不谋而合。这场表演赢得许多笑声和掌声,只辛苦了“悬浮”的吕育陶,一来这环节的道具准备工作最繁琐,二来表演时最耗体 力,下一个十年老吕大概没那等腰力了,故此为文记之!

我还会再创作和表演诗魔术吗?不知道,看机缘。搜肠刮肚才勉强凑得三四首诗的演出,实在太累人。不过,所谓机缘,也许无非是下一次有人说:“海报已经印好,周若鹏表演魔术诗!”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周若鵬.2009.10.04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