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翎龙的散文集”我也曾经放牧时间”

追小说很平常,但能吸引我追读的散文集是从来没有,因此要特别推荐曾翎龙的"我也曾经放牧时间"。

曾翎龙是我的朋友,我常读到他的诗,散文在这以前倒是不曾读过,实在不知道男人的心思也能如此细致如尘。散文的篇幅比诗长,对某些体栽来说空间比较大,翎龙丰富的文字得以淋漓尽致的发挥,娓娓述说他对生活清晰如摄影机的记忆以及细腻的情感。翎龙只比我年轻两三岁吧,他少时经历的光景也是我曾见证的,但生活磨人心灵长茧,许多事物已久久不曾想起,翎龙一章一节像慢镜头般地为我重播,我像在追香港连续剧,男主角是我自己。

我也曾經放牧時間
按此购书

据知某副刊主编对翎龙说,他的散文写得比诗出色,翎龙有些介怀,在书中后记强调"首先,他必须是一个诗人"。让我也来刺激翎龙一下:那位主编说得很中肯,我亦有同感。

可是,散文和诗如何能直接比较呢?其实我相信读者有此感觉,是因为作者能在散文和诗两种文体熟练的表现不同程度的情感。诗也许比较内敛,散文则较为直接,所以读起来感觉强烈些,当下就会觉得"散文比较好"。

其实不要紧的,现在卖散文,姑且承认散文比诗好,到再出版诗集时,再作别论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