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案

— 谁杀了赵明福

狗官

所有的酷刑都不曾
在这溫文的国度发生
执政党在野党皆—视同仁
请随便检验我的DNA
绝对政治
正确

所有的匿名信都不关我的事
相关的 都在案发后的真空时段
经毁尸的专才
指点灭迹的方法
一一蒸发
我们信奉人权(人拳问出我要的真相)
我们洁净无瑕(无暇过问政客的豪宅)

他自杀时(所有证词都将如此预设)
我们都已入睡
实在不懂何以不见
那无踪的血迹

 

政客

其时我置身高耸的大楼
俯视敌营入侵的土地
虫般蚕食纠结的血脉
咄咄逼近我圈建的豪宅

我放任鹰犬追猎出头的声音
低头的收服,顽抗的鸡奸
而所有血腥皆发生宇外
炸尸的肉屑和坠楼的血花
沾不上我翩然的领袖

就算坠楼
也休想玷污
我的领土!

承包商

当时我正忙於建设
校园体育馆渡假村高级公寓
遮天盖地的最高法院,以及
通往繁华的高架道
忙於竞标,算计
如何把有限的预算
一半买材料,一半买签名
我们正式开会总在台底
良心和命案在窗外闪过
不曾沾染我光鲜的台面

将来校园朗朗书声中一个孩子
手指循着墙上签名般的裂纹
思绪在塌陷重建的体育馆驰骋
我巡视再次屋漏的法院寻思
有谁会向他解释 所有墙裂
都是他父亲坠落时撞裂的

嫌犯M

他流星般坠逝时
我像他平日一样
在高架道赶路
对巨型看板上虚构的
一个标语许愿
为孩子的未来
建构似锦繁华
当事件小说般的开展
我只是无力且健忘的读者
健忘而无力
我不在场
在安全的距离外悲愤
请万勿让我
涉案

我如常超速
要赶在高架道倒塌前离开
拦路的交警忙着挡下一辆车
无暇检视
我染满血渍的五十零吉

2009-09-02

 

0 thoughts on “命案

欢迎留言讨论